麒麟山麒麟村370號麒麟療養院
盜墓筆記為主,院舍宗旨為讓重度麒麟控患者一起尖叫吶喊,釋放情緒緩減精神問題
《龍涎香》(二)
下午賺了一筆、正吃著悶油瓶帶來的外賣的吳家小老闆,心情超級好。

不過,最讓小老闆開心的,應該是悶油瓶的主動相陪吧。

吳邪在忙著把菜送進嘴巴之餘,嘴裡亦沒閒著,一直在跟悶油瓶說今天下午摸上門的客人的事,削了多少錢,還拿到一包水沉香什麼的。悶油瓶也沒有搭話,只有在吳邪情緒很高漲時,輕輕的「嗯」一下算是回應,這就夠讓幾乎是在唱獨腳戲的吳邪高興一陣子了。

吃飽後,吳邪收拾好東西,準備開始工作,悶油瓶就窩在吳邪平日用來睡午覺的貴妃椅,跟天花板交流感情。

「小哥,咱們今天換個口味,點水沉香如何﹖」吳家小老闆笑著說。

「……嗯。」

於是,吳邪沏了一壺上好的雨前龍井,然後拿了幾片水沉香燃著了,放進香薰爐。水沉香沒經過加工,呈原本的木片狀。吳邪不大懂得沉香,只覺得氣味淡雅清新,不會像檀香般濃重,但又讓你清楚注意到它的清香。燒了沒多久,裡頭還隱約散發出一股甜的膩人的香味,這甜味聞了讓人暖融融的,很是舒服。

佈置好一個舒適的工作環境之後,吳邪就捋起衣袖,開始裝裱的活兒。這本來就是簡單的工作,處理的又只是仿造品,他心想趕快處理一下就可以跟悶油瓶一起回家。

可是,過了一陣子,吳邪覺得有點不對勁。

十月下旬的杭州,本應是夜涼如水,睡覺時不蓋張薄被還可能會著涼,但吳邪卻覺得今晚熱的讓人心神不寧。那股煩躁感令他無法靜下心來,手邊的活兒一直出錯,不是裁剪綾絹時剪的大小不合,就是把畫框弄折了,工作毫無進展。

吳邪不耐的動了動身體,一不小心就踢到桌腳,幾乎打翻桌面的茶杯。他不由得煩躁的扯一下襯衫,把領口那兩顆令他感到很束縛的鈕釦解開。

真的好熱……

「吳邪。」悶油瓶突然間走到吳邪背後。「很晚了,還沒好麼﹖」

悶油瓶一手扶著吳邪椅背,一手撐在桌沿,湊到他耳邊講話,熱呼呼的氣息就吹進耳裡。吳邪全身劇震,他覺得體內的躁熱令他全身都很敏感,才一口熱氣就令他半邊身都酥軟了。

「還、還沒……好……」吳邪漲紅了臉,不知所措的捂住耳朵。「我我我我上廁所……」

他刷的站起來,慌慌張張衝去廁所,呯的關上門。洗了把冷水臉之後,吳邪微微喘著氣,看著鏡中的自己。只見鏡中人臉色潮紅,摸上去還熱的發燙。再伸手摸下半身……他娘的居然開始撐帳篷了!被悶油瓶知道了的話,小爺的臉面要往哪裡擺﹖!

吳邪用力深呼吸,儘可能去想其他事分散注意力,好不容易才把下半身的衝動壓下來。一打開門,就看到悶油瓶待在外邊。

「吳邪,你臉很紅。」

「是、是嗎……﹖」吳邪捂著臉頰想掩飾。他娘的,小爺才不想讓悶油瓶知道,自己被他吹一口氣就勃起了。

「來。」

悶油瓶讓吳邪跟著他移往貴妃椅旁的茶几,倒了杯茶給他。在遞茶杯給吳邪時,悶油瓶無意間觸碰到吳邪的手背,他全身一震,有股電流似的感覺自手背蔓延開來,手一抖茶杯就不小心掉到地上,砸的滿地碎片。

「對、對不起……」

悶油瓶皺了皺眉,正要彎下腰去收拾碎片,吳邪就一邊道歉,一邊慌慌張張的搶上前去撿,結果一個踉蹌,眼看就要摔到滿是玻璃碎片的地上。

「小心!」悶油瓶吃了一驚,伸手用力拽他,讓他穩穩跌進自己懷裡。吳邪用手抵著悶油瓶的胸口,慢慢站直身子。他感到悶油瓶抱著他肩膀的手傳來沁涼的溫度,跟全身燙熱的自己形成強烈對比。

好涼好舒服啊……

吳邪被悶油瓶的溫度吸引了,迷迷糊糊的,本來抵在悶油瓶胸口的手不由自主的勾著悶油瓶的脖子。他用力擠進悶油瓶沁涼的懷裡,扭動身體磨蹭著,索求更冰涼的溫度。

「吳邪﹖」

「嗯……」吳邪微微昂起頭,找上悶油瓶的薄唇就親下去。他依戀的舔舐著,吸吮嘴唇那誘人的微涼,而緊貼著悶油瓶的下半身,亦早已勃起至無法遮掩的程度,吳邪亦無心思去掩飾。

悶油瓶被吳邪擠的退了一步,索性抱著他往後倒,橫躺在身後的貴妃椅上,任著他壓在自己身上讓他親個夠。吳邪少作主動,親吻的動作顯得很生澀,但卻熱情如火。他整個人都趴在悶油瓶身上,抱著悶油瓶的頭,專心一意的舔吻著他的嘴唇,間中有點羞澀的把舌頭探過去,吸吮著裡頭好像可以幫他降溫的靈藥。

「我覺得好奇怪……」吳邪喘著氣慢慢坐直身子,臉紅的好像可以滴出血來。他跨坐在悶油瓶下半身,拉著悶油瓶的手,摸向自己昂然挺立的那裡。

「小哥……起靈、你摸一下……」

TBC

題目:盜墓筆記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