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山麒麟村370號麒麟療養院
盜墓筆記為主,院舍宗旨為讓重度麒麟控患者一起尖叫吶喊,釋放情緒緩減精神問題
《閨房樂趣》(四)
嗯…總之慎入吧…(逃)

===============================================================

悶油瓶鬆開了壓住我肩膀的手,我馬上掙扎著坐起來,想看看塞在下身的是什麼東西,可是才一挪動下身,就覺得那東西擠的更深入了,而且還覺得有某些部分抵住胯間,怪難受的。悶油瓶見我爬不起來,便扶著我坐起來靠在床頭。我好不容易喬好位置,低頭一看,卻見一根桃紅色的塑膠條狀物自穴口探出來,剛好壓著穴口和雙囊之間的會陰。我感到裡面的部分抵住甬道前壁,加上外露部分,估計是呈C字型的器物。

「這、這是什麼?」

「賣家說這叫作”前列腺按摩器”。」

我又驚又怒,這悶油瓶他娘的抽了什麼風,一直拿些奇奇怪怪的東西用在我身上?!我用力彎下腰,試圖用被銬住的手去拔那根東西出來,可是繫在脖子處的鐵鏈實在太短,我怎麼摳也摳不著。下一刻悶油瓶就抓住我肩膀,把我壓的背靠床頭,然後伸手去調整掛在我下身的器物。呈C型的按摩器除了外頭的支點扺著會陰處,埋在肉穴裡頭的部分還抵在剛剛悶油瓶肆意按壓的點,自裡到外都給它戳得酥酥麻麻的。待得調好位置,悶油瓶又拿了卷黑色膠帶,連著同樣是桃紅色的、像是小型遙控器般的開關在我大腿處胡亂繞了幾圈。按摩器雖然沒啟動,但異物填塞後穴的違和感卻已叫我坐立不安。

「狗、狗日的!快給小爺拿出來~~」

「今晚我可是大爺咧。」

悶油瓶在我臉上親了一口,徑自坐到床沿,再把我抱到地上,讓我正正跪坐在他兩腿之間。面對那高高撐著的帳篷,再加上這種愛情動作片裡的經典體位,用屁眼想也知道這悶油瓶要我做什麼。

雖然以前也不是沒有含過悶油瓶的東西,也不會覺得抗拒或是難堪,但此情此景,要我把悶油瓶的東西放進嘴裡,面子可掛不住了。於是我極力掙扎想要站起來,可是才稍為動一下身子,塞在下身處的按摩器就狠狠戳了裡面的點一下,我驚得直起腰,下半身也不敢亂動了。而那挨千刀的悶油瓶則好以整暇的拉下褲鏈,掏出已然勃起的灼熱巨大,再扯住我頸脖間的鐵鏈,一下把我拉的失去重心,人往前倒,臉頰就貼上他的東西。

「吳邪,張開嘴。」低沉暗啞的語氣帶著濃濃的情慾意味,我不由得聽的痴了,幾乎要依言張開嘴含住眼前的傲然。不過,為著爭一口氣,我用手撐在床沿跟悶油瓶角力,抵死不靠近他胯下。悶油瓶也不心急,有一下沒一下的扯動鐵鏈,好像在戲弄我似的,而每當他把我的臉扯得湊近他下身時,他就拿灼熱的肉棒往我臉頰嘴巴蹭。性器的味道撲鼻而來,我只得別過臉,死命抿著嘴唇躲開他。

磨著蹭著,我漸漸覺得蹭在臉上的肉棒越來越硬,頭頂上方傳來的呼吸氣息亦益發粗重。悶油瓶突然間狠狠扯住鐵鏈不放,把我扯的幾乎整張臉都埋在他胯間,並伸手捏著我腮幫,我迫著張開嘴,滾燙的肉棒隨即長驅直入。

「唔~~唔唔……」悶油瓶的龐然巨物一下子頂到喉嚨深處,我拚命往後挪,但悶油瓶兩手死死的捧著我臉頰,迫著我擺動頭抽送。抽送之間,嘴裡的東西越發粗硬,而且每一下抽送都撞到喉嚨最深處,撞的我一直在乾嘔,眼淚都給擠出來了。

罷了,早死早超生,快點解決嘴裡的東西可以少受點苦。我放軟身子,伸手拍了一下悶油瓶的手示意。於是他就鬆開手,一手撐在床上,一手摸著我頭頂的柴犬耳朵,眼裡滿是戲謔的在等我表演。取回嘴巴的主導權,我先是鬆開口緩一口氣,再深深含進去,捲動舌頭去為他服務,剛剛喉頭給悶油瓶狠狠頂撞過,被刺激得分泌出極多唾液,亦正好成為服務用的潤滑劑。雙手的活動範圍雖然被限制了,但要搓弄嘴邊的東西還是游刃有餘。正如他對我的身體瞭若指掌,我亦非常了解要怎麼令他舒服,我賣力的讓他的東西在嘴裡抽送著,並用舌頭捲纏著尖端,雙手亦沿著軀幹和雙囊上怒張的脈絡不住搓揉搔刮。雖然被撐的下巴都痠了,但亦終於感到嘴裡的東西在劇烈跳動著。

悶油瓶突然間重重喘了一口氣,捏著我的臉頰,在噴發之際猛的把他的東西拔了出來,洶湧而出的白濁體液有不少給灌進氣管,但有更多沾到臉上。那挨千刀的傢伙,還要一手捏著我腮幫,一手握著仍不住冒出精液的自身使勁捋動,直至把最後一滴都擠到我臉上為止。我嘴裡滿是悶油瓶的味道,給嗆的劇烈咳嗽。

而在我給流進氣管的精液嗆得涕淚交流時,悶油瓶倏地把我抱坐到大腿上。跨坐的姿勢令掛在我下身的按摩器狠狠抵住會陰處,亦讓埋在肉穴的部分頂的更深入,惹的我驚呼一聲。悶油瓶扭開綁在我大腿上的開關,這深埋在肉穴裡的東西隨即傳來劇烈震動。

「唔!」我一聲悶哼,霎時間腦袋一片空白,持續而機械性的震動太過刺激,令我全身痙攣,就連兩頰的肌肉亦無法控制,唾沫沿嘴角流下。直至悶油瓶關掉開關,我全身脫力,軟軟的掛在他身上劇烈喘息。

「住手、會死、我會死……嗚!」話還沒說完,那挨千刀的悶油瓶又打開開關,我全身再次繃緊痙攣。兩手被銬著沒處支撐,我只得圈著悶油瓶脖子,整個人亦自然而然的緊貼在悶油瓶懷裡,他也順勢摟著我的腰,再騰出手來按壓開關。關掉,打開,再關掉,再打開,悶油瓶不住重覆著這單調的動作,而且還好像很享受我在他懷裡抖動痙攣的效果,玩弄開關的次數漸次頻繁。

每次打開開關,我就被激得直起腰,緊摟著悶油瓶的脖子,幾乎要把他的頭壓進胸口似的,而當悶油瓶關掉開關,我就會全身癱軟倒在他懷裡。如是者重覆了不知幾次,隨著每次關閉開關的間隔縮短,裡頭漸漸習慣震動的感覺,過於刺激而造成的痙攣感開始消散,取而代之的是自後穴深處傳來的酥麻痠軟。我低頭一看,才驚覺小吳邪已經硬到不行。

「起靈、裡面、裡面好古怪……」酥麻的快感漸漸傳遍全身,那陌生的感覺令我不知如何是好,有點茫然失措的緊靠在悶油瓶懷裡,把臉埋在他頸脖間。想要,好想要……我拿脹的發紫但又無法用手觸碰的自身,一個勁兒磨蹭悶油瓶的巨大,但悶油瓶卻抓住我的腰不給我亂動。

「吳邪,忍一下。」

「不行……不行~~」我嗚咽著掙扎,兩手抵在悶油瓶胸膛拚命要推開他。「起、起靈、讓我~~~~」

「再忍一下。」

「唔、唔啊啊啊啊!!!」我一聲長吟,身體直往後昂,全靠悶油瓶抓住我腰側才不致倒下。高潮的快感傳遍四肢百骸,我全身肌肉繃緊,也顧不得深夜擾民,一個勁的浪叫著。那感覺著實難以言喻,明明沒有射精的過程,但下身卻傳來射精前那昇天般的美妙快感,而且不是像射精時的曇花一現,而是連續不斷的令人癲狂。

我狂亂的叫喊著,全身劇烈顫抖,如潮水般一浪接一浪的高潮快感,令我深陷失神的境界無法自拔。待得我身體開始放軟,悶油瓶突然間握住我又脹又硬的東西使勁捋動,下身本已被挑逗得極為敏感的神經叢再受到更強烈的刺激,我感到一陣暈眩,然後幾乎是尖叫著迎來這剎那間的高潮,一下子噴得悶油瓶滿手都是白濁精液。

悶油瓶關掉開關,把我放倒在床上,並順勢抽出按摩器。我感到胯間已濕的一塌糊塗,穴口的肌肉亦因著剛才的淫戲而完全擴張。

「起靈……」我啞著嗓子喊他。被悶油瓶玩的昇天了不知幾回,他娘的幾乎連喉嚨都喊破了,我整個人軟癱在床上,絲毫使不上力。

悶油瓶再使出二指探洞,濕濡的肉穴瞬即緊吸著手指,抽送之間還傳來噗吱水聲。我看著悶油瓶隱忍的表情,馬上知道他想要什麼。

「吳邪,可以進去麼?」低沉暗啞的聲音透著按捺不住的渴求。

「你他娘的不是說、今晚要、全都聽你的?」我斷斷續續的說。慾望早已把我的理智消磨殆盡,全心全意的把自己交付給眼前這個男人。我勉力支起上半身,翻過身來背向悶油瓶,高高翹起屁股對著他。

「進來……」

TBC

題目:盜墓筆記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