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山麒麟村370號麒麟療養院
盜墓筆記為主,院舍宗旨為讓重度麒麟控患者一起尖叫吶喊,釋放情緒緩減精神問題
《閨房樂趣》(二)
我正要伸手扯掉脖子上的玩意兒,悶油瓶就一手扣著我兩腕,一手拿著不知從哪裡摸出來的鐵鏈,啪的一聲用掛鎖鎖在項圈前方的圓環處,在我回過神來想到應該要反抗的時候,那挨千刀的悶油瓶已俐落地把鐵鏈的另一端鎖在床頭的鐵製支架上。

「他娘的!你在抽什麼風?!」我又驚又怒,坐直身子使勁拉扯項圈。那不是寵物用項圈,而是亮面的PVC塑膠材質,裡頭還墊了防止擦傷的絨布,應該是從情趣用品店買回來的貨色。只是項圈圓環處繫的是密碼掛鎖,而塑膠部分亦很厚,沒有剪刀的話,任是像玩具般的情趣用品我也無法掙脫,鐵鏈另一端亦是用密碼掛鎖繫在床頭支架上,扯斷什麼的也是妄想。而且鐵鏈只有呎來長,我可以在頭靠近床頭支架的狀況下躺著或坐著,但遠遠不足夠讓我挪到床尾,更別說下床。

「吳邪,我想看。」悶油瓶像變戲法一樣,手裡拿著本來放在我包包裡的柴犬裝,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摸出來的。

「要看你自己戴著看個夠!」我怒道。我那股牛脾氣,就是吃軟不吃硬,被家人和胖子潘子唸了不知幾次,現在這挨千刀的悶油瓶拿鐵鏈這硬得不能再硬的東西繫著我,更是休想我會屈服。

悶油瓶朝我伸出兩手,我驚的往後退開,但才退開沒多少距離鐵鏈已被扯的咔啦作響。我緊張的弓起身子,齜牙咧嘴的準備反抗。雖說如果他真是強要幫我戴上,我這身板也不能拿道上的啞巴張怎麼樣,可是要我乖乖任他擺佈,這口氣怎也嚥不下去,好歹也要咬他幾口洩憤。

但悶油瓶只是捧著我的臉,像貓一樣不住舔吻我的嘴唇和下巴,再順著臉頰一路掃至耳廓。帶著濕潤的酥麻感舒服得我身子一軟,差點叫了出來,於是奮力推開他。

「你又是在幹嘛﹖」

「不急,待會你會親手戴上給我看。」

「你他娘的別作夢﹗」

「你一定會。」悶油瓶再捧著我的臉,叭的親了一口。「對了,我們來打賭?」

「賭啥?」

「如果你在床上待到半夜十二點,你贏。」他輕輕摩挲我的臉。「反之,我贏。」

「賭注呢?」

「你贏了,我就放開你,還會穿柴犬裝給你看。」我聽的睜大眼睛瞪著悶油瓶。他娘的,他這麼一說害我好想看……「你輸了,今天晚上全都要聽我的。」

「你來硬的,我也拿你沒辦法。」出於古董商的本能,我趕快拿話堵他。

「我不會硬來。」悶油瓶側頭想了一下。「但還是會摸。」

看悶油瓶一如以往的臉癱,實在猜不透他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我看一下旁邊矮櫃上的時鐘,現在已經是九點,只要稍為忍耐一陣子就可以了。而且悶油瓶承諾不使用暴力,他不硬來的話我有勝算。

「賭局成立。」於是我挪到床裡邊,面向牆側身躺著,背對悶油瓶。我是鐵了心不屈服,小爺我就跟你打持久戰﹗這挨千刀的悶油瓶還真是一點也不心急,悠哉悠哉的側躺在我身後,單手托著頭,另一隻手就沿著我的腰線來回摩挲,又不時捏我的屁股。雖然不是煽情的挑逗,我還是抵受不了麻癢而微微喘息,可是這種撫摸又不算犯規,恨得我牙癢癢的。

我跟悶油瓶就這樣磨了半小時,漸漸的,我隱約覺得有些不對勁。我開始感到下腹脹的厲害,要不停改變姿勢忍耐著。

「想上廁所?嗯?」悶油瓶整個人貼上我的背,兩手環上我的腰,手掌還有意無意的按壓著下腹,我全身一震。

「狗日的!你今晚吵著要吃辣,又買那麼多啤酒,原來是為了這個?!」突然間腦中靈光一閃,我猛的轉過身來,揪住悶油瓶的衣領。「你設計我!」

「我沒有灌你喝啤酒,是你自己拿來喝的。」悶油瓶依然癱著一張臉,但眼底盡是戲謔的笑意。「而且你吃的我也有在吃,我可沒有狂灌啤酒。」

我氣的全身發抖。不行,人一激動括約肌就不受控制,我深深吸一口氣,壓下那差點湧上來的尿意。既然都上了賊船就無法回頭了,現在只能想辦法扳回失地。

再深深吸一口氣冷靜下來,我決定行哀兵政策。我先是在悶油瓶懷抱中緩緩扭動身體,有意無意往他胸口蹭,然後摟著他的腰,祭出必殺小狗眼神,可憐兮兮的望著他。「起靈,你看我憋的那麼辛苦,一直憋著對身體不好,先讓我上廁所好麼?」

「我沒有不讓你上廁所。」悶油瓶抬起我的下巴,蜻蜓點水的舔著嘴唇。「只要你今天晚上全聽我的,我就把鎖打開。」

我幾乎要炸毛了,狠狠瞪了他一眼,偏又拿他沒辦法,只得氣鼓鼓的轉過身繼續面壁。

可那挨千刀的悶油瓶又再纏上來,一時按壓我的小腹,一時揉捏兩邊腰側,又在我耳邊吹氣,我拚命忍著尿意,又要分心抗衡悶油瓶的挑逗,差點就要缺堤。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膀胱的壓力亦在累計增加,我一邊忍耐著,一邊抵受悶油瓶的騷擾,忍耐已達臨界點,只要給他輕輕一碰,我就全身發抖。

男人的尊嚴重要些,還是人類的尊嚴重要些?

內心劇烈掙扎,權衡輕重後,我逼不得已選了後者。

「起、起靈……那個柴犬裝,我戴了。」我轉過身來,認命的把臉埋進悶油瓶頸窩。「先放開我,讓我上廁所好嗎﹖」

「剛剛不是死活也不要戴﹖」

「我……我跟你賠不是好麼﹖我認輸了。」

「現在光是戴耳朵也不夠。」悶油瓶淡淡的笑容充滿惡作劇的意味。「要連衣服都脫光,我才把鎖打開。」

「你﹗」

「不願意的話,你可以繼續躺著。」

不行……快忍不住了……我忿忿然的坐直身子,咬著唇開始脫衣服。我扯了一下鐵鏈向悶油瓶示意。

「這個會卡住,脫不了。」

「那就只脫褲子。」

我只得抬起腰,把褲子和內褲一件一件脫下。待得下半身脫得精光,就戴上耳朵和繫上附有尾巴的腰帶。毛茸茸的柴犬尾巴軟軟垂掛在腰椎處,平日穿著衣服是沒什麼感覺,現在那些軟毛直接掃過皮膚,還不時在臀間撩撥著,感覺怪癢的。而悶油瓶則依然維持側躺的姿勢,單手托腮目不轉睛的看著我。被盯著看的感覺忒地羞恥,我漲紅了臉,不敢直視他。

「現在、可以了麼﹖」我拉著T恤的下襬,遮擋住下身羞人的地方,並用力夾緊雙腿,拚命忍耐那瀕臨缺堤的尿意。
「你自己把鎖打開吧。」悶油瓶懶洋洋的爬起來。「床頭那掛鎖的密碼是70520。」

「70520……70520﹖」我跟著喃喃唸了兩次,看著他盈滿笑意的眼睛,我恍然大悟,臉漲得更紅了。他娘的你這悶騷王悶油瓶﹗還誆我跟你講“起靈我愛你”﹗

現在顧不了那麼多,我忙不迭地伸手去扭掛鎖的密碼,可是掛鎖才一打開,悶油瓶卻整個人壓上來,迅速抓住我手腕,還俐落的綁了手銬。

「張、張大爺,你行行好,先讓我上廁所……」我幾乎要哭出來了,使勁拉扯手腕。綁住手腕的手銬也是PVC塑膠材質,裡頭一樣有絨布的觸感,看來跟項圈是一套的。無視我的劇烈掙扎,悶油瓶又找來另一個掛鎖,把還掛在脖頸處的鐵鏈扣到手銬上。

「你他娘的不是說好放開我﹖﹗」

「我是說給你打開床頭的鎖,沒有說放開你。」

「拜託你先讓我上廁所﹗今晚我什麼都聽你的﹗」我急得眼眶盈滿淚水。被悶油瓶這麼壓上來,我一整個快不行了,只得弓起腰,用盡全身力氣去控制括約肌。

「行。」悶油瓶說著就把我打橫抱起,往浴室走去。

TBC

題目:盜墓筆記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引用
2011/05/28(土) 18:37: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