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山麒麟村370號麒麟療養院
盜墓筆記為主,院舍宗旨為讓重度麒麟控患者一起尖叫吶喊,釋放情緒緩減精神問題
《坑爹咧》
愚人節賀文,內容如題,絕對是坑爹的XD
看完請不要丟雞蛋,要拍磚也不要打臉~XDD

=========================================================================

「這黑金古刀,賣你。」

我聽的發呆…現在這是什麼狀況?

今天古董店沒啥生意,我早早打發了王盟回家,準備提早關店。可悶油瓶卻趁著我正要關上店門時闖了進來,還好心幫我把門鎖上。

在店裡,我和悶油瓶隔著櫃檯坐著,但卻一直相對無言的,這傢伙也不道明來意,兩個人就這麼大眼瞪小眼的坐了好一會,茶壺裡的茶葉都翻泡了好幾次。就在我暗想這悶油瓶子是不是來蹭飯吃,我是不是應該邀他去樓外樓吃一頓的時候,他終於開金口了,可劈頭就是這麼莫名奇妙的一句。

「你、你說什麼?」我瞪大眼睛,再次確認。

「我說把黑金古刀賣你。」說著,悶油瓶把刀擱到櫃檯上。

我把目光投向正平躺在櫃檯上的黑金古刀。這龍脊背,黑黝黝的刀身隱隱散發著寒氣,想當初就是因為三叔找我找的太晚了,害我跟它擦肩而過,現在有失而復得的機會,我不由得吞了口唾沫,便托了托眼鏡:

「賣我?你下斗還要用啊!」

「我不下斗了。」

悶油瓶這句話比起說要賣我黑金古刀還要震撼。我腦袋一時間轉不過來,只能以呆滯的近乎痴呆的表情瞪著悶油瓶看,直至他拍拍我的臉頰才回過神來。

「不下斗,那你的過去…」

「都沒關係了。」

不下斗,悶油瓶的身世就永遠成謎了,總覺的有點可惜。但一想到悶油瓶不會再上山下海往危險的地方跑,我突然間感到一陣安心,那股喜悅感更勝一切,令我不由得笑了開來。

「行!小哥你開個價,兄弟一場我定會給你個好價錢!」

「你。」

「蛤?」燦爛的笑容猛的僵住了。

「刀,用你來交換。」悶油瓶還是一副面癱的樣子。

「小、小哥,我的命不值這個錢…」不曉得這悶油瓶子到底吃錯了什麼藥,古古怪怪的,我挪動椅子,小心的後退了一步拉開距離。不過仔細想想,眼前人是連千年粽子遇到都要下跪的主,就算我把椅子挪到天涯海角也沒用。這時悶油瓶輕皺眉頭,我更是看的心驚膽跳,幾乎要跳起來逃往內堂…

「不是那種交換…」悶油瓶一副「真拿你沒辦法」的樣子。他突然間探過身子,伸手拉住我衣領,隔著櫃檯就湊了過來。

「唔…唔?!」我還在想應該要喊救命還是求饒還是掙扎逃跑,嘴巴就給兩片微涼而又柔軟的薄唇給封住。我驚的睜大眼睛,腦袋還沒解讀到現在到底發生什麼狀況,溫潤濕濡的舌尖已彷如靈蛇般鑽了進來,輕輕逗弄我的舌尖。我條件反射的捲動舌頭配合,他更是肆意吸吮,一點一點把我肺裡的空氣給抽光。待我想起我應該推開悶油瓶時,已經給他吻得身子發軟,有點迷失在他的氣息之中。

「呼哈…你、你抽什麼風…嗚哇!」就在我快要因為悶油瓶的吻而窒息之際,我終於奮力推開了他,但話還沒說完,就給他一把拽到櫃檯上。我好歹也有七十多公斤,但悶油瓶施了個巧勁,就把我整個人拖到櫃檯上,這怪物到底是怎樣做到的…

「我想拿黑金古刀換你下半生…」

這時黑金古刀已給擺到旁邊去,悶油瓶把我扶起來,讓我坐在櫃檯上,自己就站直身子,並湊到頸窩處輕輕啃咬著,激的我全身輕顫。我腦袋一片混亂,一邊強忍頸脖間傳來的麻癢,一邊思考悶油瓶的話。換我的下半生…是要我一直待在他身邊的意思嗎?這是告白嗎?可是這長年面癱屁也不放一個的悶油瓶真的會講這種話嗎?我覺的太過難以置信,但心底裡又感到莫名的高興…

「我聽不懂你說什麼…啊!別!」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悶油瓶早已掀起我的上衣,待得我回過神來,他已經有一下沒一下的搓揉著我胸前的敏感。胸前兩點傳來陌生的觸電感,惹的我身子酥軟,趕緊伸手去推開悶油瓶。「你…你要幹嘛?!」

悶油瓶一言不發,兩手猛的扣住我兩腕,然後低下頭就開始舔舐他剛才玩弄過的地方。他先是舔舐,再輕力嚙咬拉扯,我驚喘著,扭動腰想要掙開,但兩手被扣著根本無法施力,而悶油瓶更借勢把身體擠進我兩腿之間,不住磨蹭我那微微充血的地方。

「別舔、嗯…放開…」舌尖沿著胸腹一路滑到小腹,繞著臍眼處緩緩打圈。這時我已無力掙扎,只覺全身血液直往下身衝,整個人感到莫名的燥熱。悶油瓶鬆開了我的手腕,隔著褲子搓揉著下身,更惹的我全身顫抖。我眼睜睜的看著悶油瓶半褪下我的褲子,早已脹的不行的東西猛的彈了出來,我窘的脹紅了臉。

「夠了~」我羞赧的用兩手擋住下身,但悶油瓶猛的抓住我的膝蓋用力打開,我失去平衡幾乎要往後倒,只能趕緊用手撐住身後櫃檯,結果中門大開,擺出一副請君任品嚐的姿勢。悶油瓶就坐回椅子裡,好以整暇的調好位置,再把我的東西一口含進嘴裡。

「嗯…唔嗯…」溫暖濕濡的口腔帶來前所未有的刺激,我終於也忍不住洩出呻吟。悶油瓶緩緩擺動頭,讓我的東西在口中抽送,又不時輕嚙著尖端和冠溝,兩手則一直搓揉著大腿內側。快感席捲而來,我只覺腦袋一片空白,茫茫然的只想要更多,便下意識的挺起腰,把那脹的不行的東西直往悶油瓶嘴裡送,而他就更賣力的吸吮撫弄我的小吳邪,還用力搓揉著分身下的雙囊。

「嗚~嗚嗯!」我腰間一陣痠麻,電殛似的感覺沿著脊椎直竄到腦門。我不由得緊抓住悶油瓶肩膀,還來不及推開他,下半身顫抖著就洩了在他嘴裡。只見他一滴不漏的把那黏稠的體液都吸了進去,一口吞下,我羞的臉頰耳朵都在發燒,腦袋也快要當機了。

高潮過後我全身虛軟,幾乎從櫃檯上滑下來。悶油瓶就把我抱下櫃檯,讓我跨坐在他大腿上。

「刀,買不買?」悶油瓶促狹的舔了一下我的嘴唇,這時我已意亂情迷,伸手勾住他的脖子,主動湊過去吻上他的嘴唇。直至吻的喘不過氣,我才靠在悶油瓶的頸窩處,以微不可聞的聲音說︰

「我…我買了…」

















悶油瓶突然間笑了,笑的特開懷,看他肩膀聳動的樣子,幾乎可以用花枝亂顫來形容。我坐直身子,迷惑的看著這異乎尋常的悶油瓶,他就湊到我的耳邊輕聲說︰

「吳邪哥哥,愚人節快樂。」

END

題目:盜墓筆記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這.....這是花邪????
2011/04/05(火) 20:54:12 | URL | 丹麥條 #-[ 編輯 ]
是這樣沒錯,有被坑到吧XD
是這樣沒錯,有被坑到吧XD
2011/04/06(水) 23:00:54 | URL | 魯‧魯‧ #-[ 編輯 ]
我坑到了! 你成功了T_T
2011/04/08(金) 20:55:41 | URL | 丹麥條 #-[ 編輯 ]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