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山麒麟村370號麒麟療養院
盜墓筆記為主,院舍宗旨為讓重度麒麟控患者一起尖叫吶喊,釋放情緒緩減精神問題
《晝想夜夢》(二)
自從在廊間遇到過麒麟之後,牠就一改脾性,從神出鬼沒不見影兒變成每天長駐在家,而且是我走到哪裡,牠就跟著走到哪裡,寸步不離,幾乎連蹲馬桶都要待在旁邊了。連奶奶也開玩笑嘆息說,這沒良心的黑貓只顧黏著她孫子,都忘了到底是誰對牠有救命之恩,還有不止「一」次的「多」飯之恩。不過想來其實牠就是因為懂人性,聽懂了奶奶說什麼「好好照顧小邪」,所以才跟我形影不離吧…

無論是吃飯散步還是看電視都能發現麒麟的蹤影。尤其是吃飯,明明之前只愛吃乾糧,但當牠見過我幫忙奶奶做飯之後,幾乎每次吃飯時都會在桌底下蹭著我的腿,跟我討吃的。有次吃晚飯還毫不客氣的跳到我大腿上,伸直身子把前爪搭在餐桌上,硬擠到我兩手與餐桌圈出的呎許空間,這樣一來我挾了什麼菜都要先經過牠面前,看到我挾著牠想吃的肉時,牠就大喇喇的伸長脖子去叼我的筷子,迫的我不得不丟給牠吃,看的奶奶開懷大笑。雖然心裡知道人類的食物對貓的身體並不好,可是看奶奶笑的開心,麒麟的舉動也是逗趣,往往就心軟給牠丟個一、兩塊肉。

有時候我帶爺爺的狗兒到附近山邊空曠處散步時,麒麟也會寸步不離的跟在後面。我沒聽說過貓也會想散步的,但既然牠自己要跟著過來,又沒有和爺爺的狗打成一團,我也由得牠跟了。至於像看電視這種舒適的休閒活動更是少不了麒麟。每當我坐到沙發上時,牠就會一個縱身,大爺一般趴在我大腿上。我會邊看電視邊給牠順毛,直至大腿給牠肚皮悶的受不了,才把牠趕到旁邊坐著。我發現,無論是舒服也好,吃到喜歡的食物也好,又或是被我敲著頭趕到一旁也好,這貓也不吱一聲,好像不會叫似的。

「呦,難不成你‘也’是啞巴?」我笑著搔搔麒麟的下巴,牠半睜著眼瞥了我一下,然後又閉上眼睛繼續享受了。

就這樣逗著麒麟玩,我心情居然漸漸變輕鬆了,沒有一直打電話纏著潘子。

一日,我在老家旁邊的荒地拔了一把狗尾草,編成一條充當逗貓棒,然後拿去逗弄在書房小憩的麒麟。牠本來還很囂張的別過臉不理我,但看著我一直揮動,就好像有點受不了,終於禁不住食肉動物捕獵的慾望,猛的衝過來想要用前爪踏住狗尾草,我則在千鈞一髮之際把狗尾草抽出來,再繼續揮動來撩撥牠,如是者你來我往的不住重覆,一人一貓就這麼玩的不亦樂乎。後來麒麟改變了攻擊手法,一個勁的揮動右爪撥弄蓬鬆的狗尾草,這時,我發現麒麟的右爪有那麼一點不一樣。平日收在肉墊裡的爪子現在全都伸出來了,而內側的兩隻爪子則特別長,撥弄狗尾草時更顯得殺氣騰騰。

我丟開狗尾草,抓起麒麟的右爪仔細端詳。失去攻擊對象,牠的爪子馬上就收起來,可是內側那兩隻明顯較長的爪子還是露出了一截。我捏捏麒麟爪子上的肉球,忍俊不禁。

「這年頭奇長二指可不值錢了,連貓也像悶油瓶一樣有其長二爪…」

麒麟給我揉捏著肉球也沒有掙扎跑掉,可正當我要拿出手機,想說拍下牠的奇長二爪給胖子他們看,牠好像知道我想幹什麼似的,居然用力掙開我的手,還一溜煙跳到書櫃的頂部,縮到我摳不著的地方,才好以整暇的、以勝利者的姿態俯視我。我既好氣又好笑,偏是拿牠沒辦法,恨的牙癢癢的。看著麒麟那副倨傲的神情,我決定下次過來時要買些木天蓼逗牠,看牠昏昏沉沉在地上打滾撒嬌又會是什麼樣子。

這夜特別悶熱。老家是古舊房子,並沒有安裝冷氣,對於我這種不能離開冷氣的城市人來說著實有點難以忍受。我在房裡熱的睡不著,於是便離開房間,躺到後園的躺椅上呼吸新鮮空氣。後園的狗兒們都窩在狗棚裡睡了,雖然聽到有人經過時會警覺的爬起來,但見到是家裡的人便很快的再回到夢鄉。夏夜的微風帶來些許涼快,附近山野間傳來的蟬叫蟲鳴,也令我因悶熱而來的煩躁情緒平伏很多。可惜心情才平伏沒多久,就給蜂湧而來的蚊子再次搞的煩躁不已。郊區蚊子多,而且人煙稀少,蚊子久未進食,看我這白花花的香口肥肉躺在躺椅上,不衝過來大快朵頣才怪。於是我又忙著趕蚊子,趕啊趕的連睡意都趕跑了,這時候就不由得懷念起那附有驅蟲功能的人肉蚊香悶油瓶…再躺了一下,實在受不了,正想爬起來回房間去時,麒麟卻不知從哪裡竄出來,還縱身一躍,跳到我大腿上。

「你這傢伙,大半夜的想嚇壞小爺麼?」我給這突然竄出的黑影嚇了一大跳,把牠當作是人一般,笑著跟牠抱怨。「他娘的,毛又厚又熱還蹭過來…」

我再躺了回去,並在麒麟的頸脖處搓揉撫摸,想說再逗牠一下才回房間去。這傢伙哪裡都不躺,就躺在我肚子上,在燠熱的夏夜裡就好像蓋了條電暖毯一般,熱的折磨人,我不由得想起那個有著微涼體溫的人,頓時心頭一緊,就一邊撫摸著麒麟,一邊自個兒喃喃自語。「你這毛茸茸的傢伙,熱的像個小暖爐,小爺才不要讓你蹭咧!我跟你說,夏天時小爺特愛蹭著那個人哪,體溫涼涼的,抱著多舒服…雖然抱著蹭著可能會換來那個人獸性大發給他吃乾抹淨搞的下不了床…」

說著,我漸漸的陷進回憶之中。

你這挨千刀的悶油瓶,到底去哪裡了?

不可思議的是,當麒麟趴到我身上之後,居然再也沒有蚊子飛過來叮我。沒了蚊蟲的煩擾,帶著青草味的涼風吹到微微汗濕的身上也特別受用。我半瞇著眼享受著夏夜的微風,眼皮也越來越重。

「麒麟你好重…起靈…別壓著…」於是我就這麼在躺椅上睡著了。迷迷糊糊的,嘴唇上突然間感到濕潤的微涼觸感,蜻蜓點水一般,試探地舔舐著,彷彿是那個人若即若離的輕吻。我一個激靈,猛的伸長手臂就要勾住他的脖子…

「起靈!」我激動大喊。可是待得張開眼睛,看到的卻是麒麟的大特寫。原來是牠挪到我胸口處,伸長脖子來舔我的嘴唇。因為我突然間抬起雙臂,牠幾乎要從旁邊滑下去了,現正死命用爪子抓住我的前襟穩住身子。

我把麒麟抱進懷裡,坐直身子良久不動,心裡空空洞洞的感到異常失落。直至涼風吹的我打了個寒顫,懷裡的麒麟又拚命伸直身體再舔我的嘴唇。

「好了,我知道你怕我著涼才要叫醒我了。」我笑了開來,抱起麒麟回屋裡去了。

自此以後,麒麟常常撲上來舔我的嘴唇。只要我一坐下來或是蹲下來,牠就會一溜煙的跳到我大腿上,撐著我胸口就要舔我。

「明明是隻貓,怎麼動靜都變得像頭狗一樣?難不成是被後園的狗傳染了?」我也不以為忤,每當牠這麼黏上來要舔我時,便笑著把牠抱起,湊過去讓牠舔個夠。待得麒麟舔過癮了,牠就會睜著那宛如黑曜石的漆黑眼瞳,緊緊盯著我的眼睛,好像想用眼神告訴我什麼似的…

TBC

題目:盜墓筆記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期待下一篇啊~~
2011/06/07(火) 22:46:16 | URL | 鸨崎光 #-[ 編輯 ]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