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山麒麟村370號麒麟療養院
盜墓筆記為主,院舍宗旨為讓重度麒麟控患者一起尖叫吶喊,釋放情緒緩減精神問題
《晝想夜夢》(一)
那挨千刀的悶油瓶又失蹤了。

這趟是胖子夾的喇嘛,說長沙有個漢朝古墓,想找悶油瓶一起去。本來我也想跟著一起去的,可是適逢旅遊旺季,杭州的古董店也在忙著,光靠王盟一個人實在忙不過來,我想這趟有胖子跟著應該也沒問題,於是就沒跟著去。

如果我知道之後發生的事,我死活也要跟過去…

結果一晃眼過了一個多月,期間一直沒有悶油瓶他們的消息,我心焦如焚,還拜託潘子幫忙打聽他們的隊伍到底是怎麼了。好不容易終於等到胖子的聯絡,他卻支支吾吾的,我緊張的幾乎要把手機給捏爆了,最後他才直說悶油瓶不見了。

胖子在電話裡說了一下當時的情況。他說這斗也算是凶險,機關粽子應有盡有,但有悶油瓶在隊裡,路上的凶險都能順利解決,大家也滿載而歸,只是身上少不免都掛了些彩。可是就在快要撤出去的一晚,半夜憋尿醒來時,卻發現身旁放了張便條,歪歪斜斜的寫著︰「幫我保管刀。」遠處則放著悶油瓶的裝備和衣服等,黑金古刀也給擱在裝備旁邊。胖子大吃一驚,就想繞回去找人,但其他人卻阻止他,都說先出了斗再想辦法,於是一行人出去後,胖子就先趕回北京跟我聯絡,其他人見沒事兒,反正事不關己,明器也平分了,也就很乾脆的散了。

我二話不說,趕去機場坐上最快起飛的飛機去北京,風風火火的衝去潘家園,見到胖子就先朝他臉上揍了一拳,扯開喉嚨用盡我所會的方言髒話去罵他。胖子也一言不發的讓我罵個夠,待我罵的喉嚨都嘶啞了,坐在椅上直喘氣,才把黑金古刀拿出來交給我。

「小哥是跟著胖爺出去才搞丟的,我怎也會找他回來。你先帶著刀回去等消息吧。」

看胖子一臉嚴肅,我也慢慢冷靜下來。仔細想想,既然悶油瓶還可以給胖子留下便條,就証明他的情況應該不是很壞,搞不好是他自己要離開的。而且以悶油瓶的身手,真箇下了決心要當失蹤人士的話,就算是胖子也攔不住他,我對胖子發脾氣其實也是於事無補。

我知道自己氣的是悶油瓶的不辭而別,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我,不過是悶油瓶生命裡的其中一位過客而已,連跟他當面告別的資格都沒有。

我帶著黑金古刀回到杭州,之後就發了瘋似的四處請人打聽悶油瓶的行蹤,還打算要在長沙的潘子幫我夾喇嘛,再去一趟悶油瓶他們去過的漢朝古墓,煩了潘子不下數十次。最後潘子也不得不好言相勸︰「小三爺,你神經繃的這麼緊也不是辦法,要不要出門走走?我這邊一有消息,就馬上跟你聯絡好不?」

這時我也有點搞不懂自己的想法,是擔心悶油瓶的安危?想念他?還是對於他的不辭而別心有不甘,想把他找出來,面對面的要他給個說法?也許是各種心情都有,摻雜在一起令整個人都非常煩躁,以致潘子說的話我一句都聽不進去,不依不饒的去打探悶油瓶的消息,連日常事務都置之不理。

於是潘子就要我去長沙,說悶油瓶是在長沙失蹤的,在那邊打探消息成功率可能會比較高。他還把機票都買好了,要王盟把我送去機場。我聽了他的說法也覺的很有道理,也同意去長沙一趟,可是我說什麼也要把黑金古刀捎在身邊,於是王盟就果斷的給我把機票退了,買了火車票,一下子就把我推到前往長沙的路上。待得到了長沙,潘子已經備好車,一言不發的載著我直往近郊駛去。

「我說小三爺,你這幾天好好休息一下吧。」隔了很久,潘子突然間說了句莫名其妙的話。我聽了覺的不對勁,趕緊問他要載我去哪裡。

「我給你奶奶捎了話,說你會過去小住半個月,她高興的不得了。」潘子頭也不回的繼續開車。「小三爺,先把煩心的事擺在一旁,好好陪一下你奶奶吧。」

原來把我半哄半誘的叫來長沙,是想讓我奶奶留著我,要我好好休息。雖然我知道潘子是出於好意,但一想到我只要晚一分鐘去找悶油瓶,他就會遠離我多一步,甚至去到我摳不著的距離,我著實無法領潘子的情。我急的對潘子大吼大叫,要他驅車回市區,他卻置之不理,還加大油門,不一會就到達老家門前。

奶奶早就在門外等著我,看到車子停住,滿面堆笑的迎了上來。

「小邪!奶奶等你很久了~」奶奶一把拉著我的手,還在我的手臂上揉揉捏捏的。

「小邪你變瘦了,最近工作很辛苦麼?好好休息幾天,奶奶給你作點好吃的。」

看著奶奶眼裡盈滿的期待與喜悅,我也狠不下心跟奶奶說我馬上就要走,只好目送潘子驅車離開。

於是我就在奶奶家住了下來。

剛開始時我完全坐不住,三不五時就掛電話給潘子,想看看有沒有悶油瓶的消息。可潘子卻不接我電話,後來還乾脆把手機給關了,恨的我牙癢癢的。不過我深信潘子不會撒手不管這件事,只好嘗試放鬆心情,去過這個潘子迫著我放的假期。

如是者我在老家待了好幾天。一天上午,當我替奶奶餵過後園的狗,正要回到屋裡,就在廊間看到一只黑貓。這黑貓渾身烏黑秀亮,沒有一絲雜毛,而且身型修長柔軟,驟眼看去就好像一隻蓄勢待發的小黑豹。

我大感好奇。爺爺號稱狗王吳老狗,老家自是養了大大小小各種狗兒,即使爺爺過身了,奶奶也接手繼續照顧。後園有那麼多狗守著,按理說是不會有流浪貓膽敢闖進來的。於是我蹲下身子,伸手抱起了黑貓,牠也不閃不躲的任由我仔細端詳。我細看牠的眼瞳有一圈冷冽的灰藍,亦因為我們身處廊間,日光照不進來,在這昏暗的環境裡,黑貓的瞳孔放的極大,漆黑深邃,宛如一泓深不見底的黑潭盈滿眼眶。我看著看著,就想到某人的眼睛,不由得看的痴了…

「啊啦,想不到這貓兒也挺喜歡小邪你的。」奶奶悠哉的從廊間轉角走過來,半彎著腰看我跟懷裡的黑貓。「牠啊,我才伸手想要摸牠一下,就一溜煙的躲的不見影兒了。」

「奶奶你什麼時候養貓了?」

「前陣子撿回來的。那時牠傷痕累累的躺在後園裡,若不是你爺爺的狗訓練有素,不會隨便亂吃東西,可能早就給牠們分屍了。於是我就把牠抱到屋子裡處理傷口,牠命硬,活下來了,就讓牠待在屋裡給牠吃的。」

奶奶伸手想摸黑貓的頭,牠卻撇開頭拚命往我懷裡鑽,我挾著牠腋下把牠舉起來,讓奶奶摸了一把。看黑貓一副不情不願的樣子,奶奶笑了開來,繼續說下去。

「這貓挺驕傲的,還像個孩子般會挑吃,看到不喜歡吃的東西就撇過頭,再囂張點還會一手撥開,難伺候的很。」

「那牠最喜歡吃什麼?」我聽的興味盎然。

「牠也是奇怪,別的貓兒狗兒都喜歡吃濕糧,牠卻喜歡吃像餅乾之類的乾糧。」奶奶笑的眼睛都彎起來。「再不然就是人吃的東西,牠試過跳到餐桌上跟我討吃的咧。」

「身上的傷一好了就待不住,神出鬼沒的,整天往外跑不曉得跑到哪裡去。我就放些乾糧清水在後園讓牠自己吃,要來就來,要走就走,也管不著囉。」

我聽著又逗了黑貓的下巴一下,牠半瞇著眼,喉間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

「牠叫什麼名字?」

「沒有給牠取名字哦。小邪你喜歡的話幫牠取個名字?」

「麒麟…」我衝口而出。

「哈哈…黑麒麟嗎?真有霸氣。」奶奶笑著說。「哪,小麒麟,這幾天你替我好好照顧小邪吧。」

我聽奶奶說的好笑,也跟著她一起笑了。稍為垂下眼睛,卻見懷裡的黑貓正靜靜的、深深的望著自己。

TBC

題目:盜墓筆記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請讓我表達一下看完文的機動呀阿阿=//////=好棒!!!!!!!!!!!
2011/03/06(日) 22:33:46 | URL | 金金 #-[ 編輯 ]
Re: 沒有輸入標題
> 請讓我表達一下看完文的機動呀阿阿=//////=好棒!!!!!!!!!!!

好久沒人留言了XD"
不嫌葷腥的話請多多捧場(艸)
2011/03/07(月) 01:32:58 | URL | 魯‧魯‧ #-[ 編輯 ]
萌死了期待下文XDDD
2011/03/07(月) 02:45:36 | URL | 得睪妄重的酒肉僧 #-[ 編輯 ]
> 萌死了期待下文XDDD

這、這種腥住淫文體的名字好眼熟...XD
2011/03/09(水) 01:15:14 | URL | 魯‧魯‧ #-[ 編輯 ]
喲是喵小哥///////3
看了就萌(捂臉)
2011/03/12(土) 13:19:03 | URL | 應該是邪控w #-[ 編輯 ]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