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山麒麟村370號麒麟療養院
盜墓筆記為主,院舍宗旨為讓重度麒麟控患者一起尖叫吶喊,釋放情緒緩減精神問題
《白玉指環》(一)

前言︰
這是給阿米的等價交換(?),
慢慢填個淺坑,預計除夕上肉XD (肉當然是給阿米XDD)

=======================================================================

我現正處於一個非常脫離現實的情景。

我,吳邪,年方廿五,連大姑娘的手也沒摸過,現在卻在幽暗的主墓室,坐進潘子的懷裡,還在他臉上親了一口。給我壓著的潘子全身僵硬,不知所措,而我也在心裡慘叫哀嚎,但嘴巴卻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

時間稍為往前回溯。

再過幾天就是除夕了,農曆新年也即將來臨。不過對於土夫子來說,過年神馬的都是浮雲,多倒幾個斗多賺點錢才是正經。前陣子胖子說發現了一個唐朝古墓,說什麼也要拉我一起過去,而我這個業餘土夫子也剛好想多賺個子兒過肥年,於是半推半就的跟著他去了。

據胖子說那不是個規模很大的古墓,所以隊伍人也不多,就是胖子、潘子、我、還有悶油瓶這個老組合。

於是攀山涉水,一路上尋龍點穴、打盜洞、深入墓道等過程都很安全順利。這也是當然的,世上又沒幾個汪藏海,不會每個墓穴都又是機關又是粽子吧。

不過,我還是太小看自己招來厄運的體質了。

一如以往,悶油瓶一馬當先的走在最前面趟雷,很快就跑的不見人影。不過他在每個轉角處都有留下記號,告訴我們該走哪條路。在這麼安全的環境下,我一個心眼兒也沒留著,著迷的觀察沿途墓道的狀況。墓道兩旁的壁畫富麗堂皇,雖然經過歲月的摧殘,有不少地方都剝落了,但還是隱約可以看出壁畫是在描述一位出嫁往西域的郡主的生平事蹟,可想而知墓主的身份相當顯赫,相信陪葬品也不會少到哪裡去。

到了主墓室,悶油瓶已經點亮墓室四角的燈奴以節省電力,並靠著中央的石棺等我們進來,而胖子和潘子亦急不及待的開始四處搜刮明器。如我所料,主墓室裡有不少女性衣飾,撇除一些已經腐朽或是不便攜帶的衣物綢緞,還有大量的女性飾物如髮簪、項鍊、釧環、手鐲和玉佩等,看得胖子直了眼,然後笑的合不攏嘴,拚命把小飾物往兜裡塞。

『吳邪。』

我突然間聽到一把女聲,在喊著我的名字。

『吳邪,吳邪,過來這邊。』

縹縹緲緲的聲音在墓室內縈迴不止,我分辨不到那聲音是傳進耳朵的還是在腦中響起的,於是四下張望,邁開步子尋找聲音來源。

『對了,來這邊……這邊……』

聽著那彷彿就在耳邊的喁喁細語,我猛的一個激靈,突然間腦海就一片空白,人飄飄蕩蕩的不知身在何方。待得我回過神來,就看到他們幾個正以無比驚愕的眼神瞪著我看。

我垂頭看看自己,也吃了一驚。我居然一個人就推開了沉重的石棺棺蓋,還把手伸進棺槨去拿墓主身上的飾物。

「我說天真,你比胖爺我還要心急咧!外邊的明器可多著,不用那麼費勁去剝墓主身上的東西啊……」胖子走過來,大力拍著我的後背,一臉“我懂你”的表情。

「你丫的別把我跟你歸類為同一國!」

我啐了胖子一口,站直身子,卻發現左手無名指已戴著從棺槨中挖出來的東西︰那是隻白玉指環,觸手溫潤,而且上面還精工刻了一隻玉兔,微微抬首好像在看著什麼,非常生動可愛。

雖然覺得自己的舉動很古怪,不過這指環我看了也很喜歡,就想說先把指環拔下來細細研究,其他事容後再想。可是才剛想抬起手,就覺得身體好像不屬於自己似的無法自控。

於是就有了推倒潘子並坐進他懷裡的一幕。

「這哥兒長的好俊,就是年紀大了些,年輕時一定長的很好看吧?」我坐在潘子懷裡,笑意盈盈的伸手捧著他的臉,這下更是害潘子完全石化了。

「轟!!!」耳際聽到轟然巨響,回頭看棺槨那邊,就看到悶油瓶癱著一張臉,他旁邊的石棺被他用黑金古刀狠狠劈了一下,登時裂開一條縫,碎石四濺。

「小、小三爺,你先下來好麼?」潘子含淚閉上眼睛,一副“吾命休矣”的表情。我說潘子,雖然這麼窩在一個男人懷裡我也感到很受傷,但潘子你也不用一臉苦逼,好像我要害死你的樣子吧……

悶油瓶黑著臉,拽著黑金古刀一步一步走過來,有如修羅降世,我沒來由的感到害怕,想開口叫他冷靜些,但嘴巴說的卻完全不是那回事。

「啊啦,這位小哥長的更俊呢!」我挪了一下屁股,正想站起來,黑金古刀已指向我面門,凜冽的殺意自刀鋒傳來。

「你是誰?」

「你有看到其他人麼?」

「不要碰吳邪。」

「你們招呼也不打一個,亂碰本郡主的東西,還好意思要本郡主不要碰你們的人?」聽著自己嬌柔的笑,我不禁毛骨悚然。

狗日的,這墓主不爽我們騷擾她,現在騷擾我來著……

那感覺很奇怪,我意識清楚,聽的到、看的到、也感覺的到身邊的狀況,但卻好像給困在自己的肉體裡,言行舉止都不受我控制,只能以第三者的角度看著自己的一舉一動。我開始意識到,我應該是被某些東西控制住了。

「抱歉打擾了,我們剛才拿的東西全都還你。」悶油瓶無視胖子在旁邊拽著他衣角碎碎唸,繼續說下去。「快離開吳邪。」

「東西都給你們摸過了,本郡主的清靜也給你們打擾了,想拍拍屁股就走?沒那麼便宜的事。」我站起來,毫不在意的迎向指住我的黑金古刀,悶油瓶趕緊把刀垂下。

「其實只要哄的本郡主高興,東西全給你們都沒關係……」我摟著悶油瓶的腰,貼進他的懷裡。「本郡主要小哥你相陪。」

我微微一抬下巴,幾乎就親上悶油瓶的嘴唇,呼吸之間全是他溫熱的吐息。我從未試過在如此接近的距離去看悶油瓶的眼睛,那玄黑的眼眸裡還映照出我笑的眉眼彎彎的倒影。這下可比坐進潘子懷裡更驚嚇,雖然悶油瓶看上去仍是一副波瀾不驚、若無其事的樣子,但天知道我的舉動是否已得罪這粽子王……

他娘的,殺了我吧……

TBC

題目:盜墓筆記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