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山麒麟村370號麒麟療養院
盜墓筆記為主,院舍宗旨為讓重度麒麟控患者一起尖叫吶喊,釋放情緒緩減精神問題
《幻見》(六)
「他娘的﹗你把我扒光了還走到外邊去﹖﹗你不會想在這裡做吧﹖旁邊還有大廈耶﹗」我沒命的把臉埋在他的頸窩好擋住臉,並蜷起身子遮著重要部位。

「都晚上了,沒有人會看到的。」

「天知道會不會有人像你的夜視力一樣好……唔﹗」狗日的,嫌小爺呱噪麼﹖﹗不帶拿嘴巴封嘴的﹗

在有口難言的情況下,我拚命扭動身體並踢腿掙扎,可惜毫徒勞無功,只得紅著臉任他擺佈。還好悶油瓶不是打算在天井幕天席地的胡鬧,而是把我給抱到前舖。

我今日提早了關店,店門早就鎖好,燈也關了。街上淡黃的街燈透過古色古香的竹簾間隙照進來,映在地上構成黃黑相間的花紋。悶油瓶把我塞進位於窗子旁邊用作侍客的酸枝貴妃椅裡,一手扶著椅子扶手,一手撐在旁邊的茶几,彎下腰就啃咬我的嘴唇,那勢頭像是要把我整個人拆吃入腹,我自然而然的昂起頭來迎合他。這次的吻比剛才的更具侵略性,也更煽情,靈巧的舌尖把我嘴裡嘴外都仔細的舔了一遍,一進一出的,牽出一條又一條魅惑的銀絲,我張開嘴,任著他在我口裡肆意翻攪,不一會滿溢的唾液也沿著嘴角流淌而下,於頸脖間劃出水亮的軌跡。

「唔嗯……呼……」悶油瓶低頭沿著軌跡一路往下親吻,又不時輕咬我的頸側,我縮著脖子想躲開,他就抓住我的肩膀,把我死死壓在椅子裡,不依不饒的咬著同一個地方,輕輕印上齒痕後再拿舌尖舔吻他留下的痕跡。那彷如吸血鬼進食的動作彷彿真的把我的血抽乾,不消一會我就給他啃的全身無力,軟倒在椅子裡。

悶油瓶繼續往下親吻,由肩膀到前胸,兩手亦在我腰側處愛撫摩挲,不住挑逗我敏感的地方。在前胸留下了一個又一個矚目的吻痕後,他開始用舌尖愛撫我的乳首。我低頭看他,只見他輕探舌尖,抵在乳首中央再輕輕打圈,又不時以牙齒輕咬輕扯。確認了彼此的心意,現在看著他這般待我,雖然仍會有些許羞赧,但漸漸的不會感到很難為情。我昂起頭來,兩臂抱著悶油瓶埋在我胸前的頭,放鬆心情試著去享受他對我的挑逗,隨著他舌尖的動作,一下一下低吟自喉間洩出。這時悶油瓶已半跪在妃貴椅前,我這麼抱著他,他也順勢緊摟我的腰,把頭埋的更深,一個勁兒在我胸前舔吻啃咬,看起來就像是個在撒嬌的大孩子。

想到悶油瓶那可能是我爺爺輩的年紀,再看著他這種平日不可能讓人看到的情狀,我感到忒地不可思議,不由得想到,在他那漫長的人生中,有幾個人有幸看過他情動樣子?迷迷糊糊間,我忽然覺得他這個樣子好熟悉好熟悉,好像很久以前也有看過,時間和記憶一下子錯亂了,沉澱在記憶的泥沼裡故意不去觸碰的片段突然間全都冒出來。

錄像帶裡,有「我」在格爾木療養院地上爬行的映像;在長沙老研究所的檔案館地下室,一九九零年貼上的封條有著「我」的筆跡,地下室裡頭,還有著「我」翻查資料的習慣痕跡,就好像「我」曾經坐在裡面找東西一樣;還有在秦嶺神樹揮之不去的夢魘,以西沙古墓為背景的夢裡,那一聲熟悉得彷彿是在呼喚我的“齊羽”,和三叔捏住「我」脖子質問我的一幕……想著想著,就覺得頭痛欲裂。

我身上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這到底應該怎麼解釋﹖我心亂如麻,完全沒有一點頭緒。剛剛嗚咽著問悶油瓶的問題,現在換了個對象,再次浮上心頭。

我他娘的到底是什麼人?

腦袋覺得難受,雙臂亦無意間加重了力道,悶油瓶就抬眼看我。

「起靈,我覺得好奇怪……」我茫然看著他雙眼,還沒整理到自己想說什麼,突然間意識到一件事。「起靈、起靈……為什麼我會喊你起靈?我以前是不是有這麼喊過你?」

就好像快要完成的一萬塊拼圖失落了好幾塊,怎麼找也找不到,怎麼拼湊也無法完成,我覺得很煩躁,伸手抓住悶油瓶的肩膀。「起靈、小哥……我覺得腦袋裡好像缺了一塊,我他娘的到底是誰……」

「不要多想。」悶油瓶扣住我的手,深深望著我。「你是吳邪。你現在是我的吳邪。」

說著,他再次湊上來,給我更熱烈的吻,兩手更是不依不饒的摩挲著我的敏感處。我無暇思考為什麼悶油瓶會知道,我耳朵後方與脖子之間那一塊最是敏感,摸上去就會全身戰慄;亦無法理解為什麼他會曉得,只要抓住我腰側我就會全身發軟任他擺佈。當我好不容易在那令人窒息的深吻之中抓住空檔,用力呼吸著珍貴的空氣時,我已再次迷失在悶油瓶築構的情慾世界。星星點點的吻再次往下移,最後停在我下腹處,輕輕舔舐著。我忽然想起我胯間早就因夢境裡的洩射而黏濕的一塌糊塗,還透著腥氣,於是不好意思的合攏兩腿。

「不要……那個、味道很重……」

「不會。」悶油瓶抓住我膝蓋,打開我雙腿。他讓我把一邊腿擱在椅子扶手上,兩腿大大張開,然後他就半跪在我兩腿之間,開始舔舐我那裡。我一個激靈,兩手死命抓住椅子扶手去抗衡那直衝腦門的快感。悶油瓶仔細舔舐著所有黏稠膩滑的地方,由尖端至軀幹,由根部至雙囊,就連穴口附近都不放過。舌尖溫暖濕濡的感覺令我酥麻的全身顫抖,嘴裡更是呻吟不斷。待得所有黏糊的地方都給舔了一遍,我那裡也硬到不行,尖端亦開始滲出汁液,他就一口把我的東西含進嘴裡。我急喘著,茫然看悶油瓶緩緩擺動頭,讓我的分身在他口中抽送,黃色的街燈與黑色的窗簾陰影都映在他的側臉,光影流轉間,我覺得他的臉容很不真實,不由得伸手去摸他的頭髮,把手指插進他的頭髮裡,感受這個人的體溫。

我這麼按著悶油瓶的頭,他更是卯足全力舔舐抽送,靈巧的舌尖捲動著,在抽送之間不住逗弄著尖端,還不時用力吸吮著,我禁不住那洶湧而來的刺激,一聲低吟,弓起身子就洩在他嘴裡。

正當我還處於高潮後的失神,悶油瓶含著那一口白濁體液,抬起我的屁股,捲起舌尖就把嘴裡的東西灌進菊穴。

TBC

題目:盜墓筆記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