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山麒麟村370號麒麟療養院
盜墓筆記為主,院舍宗旨為讓重度麒麟控患者一起尖叫吶喊,釋放情緒緩減精神問題
《幻見》(五)
我操你這悶油瓶,難道要小爺我告訴你,我在夢裡被你操的呼天搶地,還射了好幾億與吳家無緣的子孫在褲裡麼?這種事,拿洛陽鏟撬開我的嘴巴也決計不會說的。我拉開嘴角,掛起一個商業用笑容。

「問這個幹嘛?你要拿我最不想見到的東西要脅我不成?」我笑著說,手上再加重力道去推悶油瓶的肩膀。

「你,一直喊著我的名字。」

我僵住了。夢囈麼?!狗日的不會連呻吟聲都喊出來了吧?!

「我是你最想見到,還是最不想見到的東西?」悶油瓶緊盯著我雙眼,呼出的氣息全吹到我臉上。那雙烏黑的眼眸如淵如水,好像變得比平日更漆黑深邃,亦好像有滿滿的訊息想要傾倒過來讓我知道。

可是那雙眼睛亦映照出我現在雙眼浮腫、滿臉淚痕的狼狽相,夢裡的恐怖場景仍深深烙在腦海中。

「我不記得了。」我決定裝傻裝到底,古董商商用笑容拉的更開,只是從悶油瓶眼瞳映照出來的那張臉,笑的有些扭曲。

「那你覺得呢?」他一副非要我說出答案不可的樣子。「是前者,還是後者?」

你丫的太狡猾了吧!這是迫我告白麼?

我沒勇氣說是前者,但也無法昧著真心說是後者。

「我不會回答你的。」

我故意用悶油瓶以前講過的話來對付他,這叫以子之矛攻子之盾。雖然都格盤化了,但不曉得是否還有些印象,只見他目光一寒,平日已經很冷冽的氣場瞬間再低了幾度。我別過臉不去看悶油瓶的眼睛,他就把我的臉扳回來,不依不饒的盯著我看。我用力轉回去,他手上使勁又硬是扳回來,到後來幾乎像是叉著我脖子似的,憋的我漲紅了臉。

「放開我!」我怒道,手腳並用的要把悶油瓶自我身上推開。「你不覺得你很奇怪嗎?我自己的事情,為什麼要告訴你?」

這句話更是把悶油瓶的氣場壓至冰點以下。他猛的扣著我兩腕,高舉至我頭頂壓制著,又以膝蓋抵著我大腿,我一時間動彈不得無法反抗,他就低下頭,找上我的唇用力吻下去。

我一個發狠,就在悶油瓶的唇皮貼上來之際,往他的下唇用力咬下去,痛的他倒抽一口氣,血腥味亦在兩唇間漫開來。但他不管滿嘴血腥,舌尖仍是撬開我的嘴唇,執拗的要鑽進我緊扣的牙關,見鑽不進來,就用手緊捏我的下巴迫我張開嘴,再一往無前的把舌頭伸過來。這時我也狠不下心再咬下去了,任著他帶有血腥味的舌頭在我嘴裡翻攪,和著血跟他接吻。他的舌尖不住挑逗著我的,我也不由自主捲動舌頭去回應他,不一會就覺得大腦好像要缺氧了,整個人暈呼呼的。

悶油瓶把我親的全身發軟,直喘著粗氣,才鬆開對我的禁錮。他墨黑的眼底閃動著彷彿可以把我燒成灰燼的火,直勾勾的盯著我看了好一會,然後慢慢伸手去解開我胸前的鈕釦。我意識到他開始了就會停不下來,但又不知道該從何阻止,而自己也在接受還是反抗這兩個念頭間掙扎,心裡亂糟糟的。才這麼一下猶豫就已經被他弄的衣衫不整,襯衫大大的敞開露出胸膛,褲頭給也解開了,鬆垮垮的被拉到腰眼以下,要褪不褪的掛在那裡。

「你他娘的到底是什麼人?」我心亂如麻,舉起兩肘擋著雙眼,讓衣袖吸去眼角快要滲出來的些許水氣,但卻藏不了語調裡的嗚咽。

壓在我身上的人僵住了,他停下所有動作,安靜了很久很久。在我以為他又像往常一樣無視我的問題之際,他用微不可察的聲音回答我。

「我不知道。」仍是跟往常一樣雲淡風輕的語氣,但隱約聽的出與平常有點不一樣。我挪開手肘再次看著悶油瓶,就與他黯淡下來的眼睛對上。他扶起我坐直身子,整理好我的衣服,把鈕釦一顆一顆的扣上,然後一把抱住我。那個力道大的就好像要把我壓進他胸腔似的。

「再見。」

說著就放開了我,站直身子轉身要走。

這一句再見,語氣淡的好像永遠不會再見一般,直把我的心臟絞出血來。我腦裡一直重播悶油瓶剛剛那個眼神,突然間好像解讀到他難得展露的感情。那看起來就像小孩子般純淨,又帶著自知無資格得到想要的東西的不捨與哀傷。

罷了,將來的事想來作啥。

不管悶油瓶是誰,我只是想為現在的他做點什麼而已。就只是現在這一剎那。我可以為了他變強吧﹖強的可以包容他的一切,強的可以成為他的依靠。

「給小爺站住﹗」

我猛的站起來,衝上去抓住悶油瓶的衣領,狠狠吻上去。因為下了死決心,我連親吻都用了死力氣,幾乎是用咬的去舔吻吸吮他的嘴唇,莽撞的要把舌頭擠進去,到最後反而是悶油瓶捏著我下顎讓我張開口,再緩緩把我的舌頭吸進他的口腔,用他的舌尖逗弄著我,我才有點笨拙的去捲動自己的舌頭配合他。

接著我把他推倒在地,跨坐在他身上,唰的拉下拉鏈就要扒掉他的深藍連帽上衣。我看他也是被我嚇到了,不然以這粽子王的身手,怎可能讓我騎在他身上。

「大老爺的別拖拖拉拉!趁我還沒改變主意,要做就做!」

我俐落的給悶油瓶脫掉上衣,卻沒為意自己胯間一下子就貼上他裸露的肚皮。

「吳邪,你下面很濕。」他伸手往我胯間摸去,我縮了一下身子。

「他娘的還不是因為剛剛夢到你上我……」說到一半我就僵住了。他娘的有夠糟糕,一個說溜嘴就全都抖出來了。

悶油瓶扣著我手腕,把我拉的彎下腰,深深望進我眼裡。像是認清了我的心意,他那眼神好像活過來一樣,一貫漆黑深邃的眼睛現下有如在淵底灑滿了水鑽,晶晶亮亮的。

「你潛意識裡想被我……」

「狗日的﹗給小爺閉嘴﹗」我大窘掙扎,但以我這身板怎可能跟悶油瓶比力氣。他拉的我緊貼著他的胸口,再一個翻身,我就再次被他壓在底下。他以比剛剛快十倍的速度再次把我弄的衣衫不整,並迅速脫光。

「褲子黏黏的不舒服吧﹖」他一下把我的褲子扯掉。「到底是怎樣的夢令你濕成這樣子?」

「夠了﹗不要再說了﹗」狗日的,這挨千刀的悶油瓶現在好像換了個人似的,還調侃小爺。他拉起赤條條的我,準備移到工作檯。

「拜託﹗不要在工作檯上﹗」我死命拉著他的手。「工作椅上也不要﹗」

他微微一征,好像很困惑又拿我沒辦法似的,淡淡的笑了。那個稀罕的笑容看的我目瞪口呆,他就揉了揉我的頭髮,一個公主抱把我抱起,然後跨出內堂踏進露天的天井。

TBC

題目:盜墓筆記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