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山麒麟村370號麒麟療養院
盜墓筆記為主,院舍宗旨為讓重度麒麟控患者一起尖叫吶喊,釋放情緒緩減精神問題
《幻見》(三)
現在到底發生什麼事?!

我正以一個東瀛島國愛情動作片女優最經典的被綑綁姿勢,雙手越過頭頂再加上兩腿大開的給綁在店子內堂的工作椅上,平日連自己洗澡時也不怎麼會看到的股溝胯間,亦毫無遮掩的暴露在悶油瓶面前。全身動彈不得,我只能眼睜睜看著那兩隻奇長手指在胸腹間游移,發揮尋龍點穴的功能,肆意對我撩撥挑逗。

悶油瓶他娘的就是會尋找東西,憑那兩隻手指搔著按著,總能找到我最敏感的地方,再配合靈巧的舌尖,不消一會就把我攻陷。

「哈、哈啊……」悶油瓶在舔舐我的腋下,還不時輕咬那塊不見天日的嫩肉,雙手則在我兩邊腰側游移。他娘的怎麼盡是找些我最怕給人搔癢的地方來摸?!我癢的拚命扭動身體,作小幅度的掙扎。

「吳邪,你怕癢麼?」

「你丫的給我搔看看……嗯、哈啊!」狗日的,這挨千刀的悶油瓶一定是故意拿指尖搔刮我腰側,還給不給人講話啊!我哼哼唧唧的扭腰閃躲,他看著居然淡淡的勾了一下嘴角,看的我毛骨悚然。悶大爺,你該不會又想到什麼新點子折磨我吧?!

果不其然,悶油瓶伸長手臂,從工作檯上拿了個東西。我定睛一看,他娘的是我平日修補書畫時用的毛筆!他挑了最大號的,在自己手背掃了一下,然後一副很滿意的樣子,拿毛筆就往我的耳朵掃。

「嗚、嗚嗯!」這麼一掃,簡直癢到心坎裡去。這毛筆是賴以維生的工具,我選用了上好羊毫筆,筆毛既蓬鬆又柔軟,摸上去很是舒服,但現在拿來當作搔癢工具就是另一回事了。我縮著脖子,心裡怨自己怎麼不用幾塊錢一支的硬毛筆。

這挨千刀的悶油瓶,拿毛筆沿著上臂內側的嫩肉往下掃,然後停在腋窩處緩緩打圈,這可癢的我死去活來,我繃緊身體忍耐著那要命的麻癢,初時還可忍著,但當毛筆慢慢移至腰側時,我就不受控制的喘息,沒命的扭動腰身,好像被錐子釘在砧板上的鮮活鯉魚,在那狹小的範圍內掙扎著。

「停下來、停下來!」看著毛筆慢慢滑至乳尖,我幾乎要崩潰了。悶油瓶緩慢而有節奏地以毛筆順著乳暈處打圈,還不時以筆桿逗弄那已然挺立的茱萸。那麻癢感令我頭皮麻的快要炸開了,惹的我哼哼唧唧的直呻吟。全身上下都被綁住,就連蹬腿的權利都被剝奪,我只能借著搖頭來表達身體的難耐。

悶油瓶另一隻手亦沒閒著,開始用長有粗繭的掌心摩挲我的腰側,並沿著腰線往下滑,一路移往下腹處,一下輕一下重的按壓摩挲,最後更握著我的分身慢慢捋動,我驚的抖了一下。

無視我的個人意志,下半身在悶油瓶搓揉下慢慢挺立,他更是一邊捋動,一邊拿毛筆刺激尖端,不一會連羊毫都濕濕黏黏沾了層汁液。漸漸的,伴隨著下半身慾望的爬升,在身上肆虐的毛筆好像沒那麼討厭,剛才癢徹心扉的酥癢,現在變成一團火在體內燃燒著。而適才因酥癢發出的喊叫呻吟,現在好像軟軟的帶了點其他意味,他娘的我幾乎都認不出自己的聲音了。

這時悶油瓶已經扔掉毛筆,用兩隻手專心伺候我的小吳邪。他一隻手維持著節奏上下捋動,另一隻手就以靈活的手指,就著滲出的汁液在尖端打圈搓揉,還不時拿指尖戳著鈴口處。我活了二十好幾,別說那個啥的經驗,就連姑娘的手也沒碰過,那裡也只有自己用左右手照顧自己,現在給悶油瓶那本該用作發丘探穴的靈活雙手悉心伺候著,真是……真是他娘的舒服。我急喘著,茫然低頭一看,就跟蹲在我兩腿之間做手工的悶油瓶對上眼睛,一想到自己的命根子正給悶油瓶握住,血氣就全都往下半身衝,分身瞬間脹了一圈。

狗日的,咋地悶油瓶的臉那麼有殺傷力?我真箇是兔兒爺麼?

小吳邪以前所未見的精神抖擻昂然挺立,吐著一串串珍珠般的汁液。我被撩撥至慾火焚身,恨不得悶油瓶可以捋的快些,給我一個暢快。但那挨千刀的傢伙,就差那麼少許不給我越過臨界點,還要在這要命的當兒鬆開了律動的手。

「不要!」我衝口而出,才聽到自己的聲音就羞赧得無地自容了。悶油瓶饒有興味的瞇著眼看我,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戳著我的鈴口,惹的我全身顫抖。

「不要什麼?」

全身上下被另一種酥癢折磨著,終於慾望戰勝了理智。我拿尚有少許活動自由的上臂擋著臉,再以微不可察的聲音述說肉體的訴求。

「不要……停……」

悶油瓶的手再摸上我胯間,但卻不是摸往我的分身,而是那完全暴露在他眼前的菊穴。他以那異於常人的奇長二指在我穴口處按壓輕刮,然後慢慢擠了一指進去。雖然是初次被開拓,但在我全身興奮難耐之際,後穴被撐開的不適感好像能稍為消減那從心坎處發出的酥癢。我感受著悶油瓶的手指在後穴裡攪動,好像在尋找什麼似的,沒多久就再擠進另一隻長手指。在那黃金二指的抽送攪動下,不一會我已感到後穴輕鬆自然的含著那兩隻手指。

「嗚﹗」我被一下觸電感驚的弓起身子。他娘的……我裡面怎麼了﹖好像給悶油瓶找到某個不得了的地方﹖﹗我驚惶不安的看著他,果不其然,悶油瓶瞇著眼睛,一個勁的拿手指往那個地方按壓摳挖,比剛才更強烈的觸電感瞬即蔓延全身,我腦袋一片空白,只能隨著悶油瓶指間的運動,失控的扭動呻吟。突然間他用力一勾手指,我一下嗚咽就精關不守,黏黏稠稠的精液噴滿自己胸腹間。我從沒試過不經由搓弄分身而達到高潮,只覺得前所未有的虛軟無力,全身軟的像沒了脊樑,只能像爛泥般癱在椅子上劇烈喘息。

悶油瓶站直身子,把衣服脫光,入目的是躍然於左肩的黑麒麟。以往只有在危急時才可驚鴻一瞥的麒麟紋身,現在活靈活現的在我面前張牙舞爪,看的我目眩神迷。他解開了我雙腿的束縛,讓我兩腿環著他的腰,然後拿蓄勢待發的巨大抵在我的後穴。我知道他要做什麼,但全身無力,只能任他擺佈。

「這種事……不是應該找個女人做嗎?」

「你想我找其他人做?」悶油瓶彎下腰,舔舐啃咬我的脖子。

我側過頭直直的看著他,認真去想這個問題。

不,我不想他找其他人。我想一個人佔有悶油瓶那淺淺的笑,想悶油瓶那雙暈染了情慾的漆黑眼睛只看著我。為什麼被悶油瓶這般對待也不會覺得噁心難受?為什麼一想到是悶油瓶在搓揉我那裡就脹到不行?就因為對象是悶油瓶嗎﹖

我突然間覺得心裡有一方空間軟了下來。於是我很欠揍的,搖頭了。

悶油瓶的嘴角拉出一個我從沒看過的大弧度,抓住我的大腿,一挺腰,就把他那灼熱堅硬的東西擠進來。

TBC

題目:盜墓筆記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魯魯我愛你!!!!!!!!!!!!!!(鼻血大爆炸
2010/08/17(火) 23:05:06 | URL | 阿湘 #-[ 編輯 ]
Re: 沒有輸入標題
> 魯魯我愛你!!!!!!!!!!!!!!(鼻血大爆炸

阿湘我也愛你!!!!!!!!!!!!!! (搞什麼鬼XD)
我有種相逄恨晚的感覺呀!一起糟糕下去吧!!!(喂自重)
2010/08/18(水) 12:19:34 | URL | 魯魯 #-[ 編輯 ]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2010/08/18(水) 23:46:19 | | #[ 編輯 ]
我路過
這兒真是個好地方
我會常來!!!!!(自重
2011/04/04(月) 19:49:18 | URL | 昊 #-[ 編輯 ]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