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山麒麟村370號麒麟療養院
盜墓筆記為主,院舍宗旨為讓重度麒麟控患者一起尖叫吶喊,釋放情緒緩減精神問題
《幻見》(二)
「他娘的放什麼狗屁,給我滾開!」我拚命扭頭躲開,不讓悶油瓶啃咬我的耳朵,他就轉而啃咬我的脖子,惹的我又是一個激靈。而且狗日的,他什麼時候把腿擠進我兩腿之間,還拿大腿蹭著我那裡﹖我被他磨的膝蓋一軟,無力的靠著牆,他就變本加厲把我壓在牆上,用前胸下身擠壓著我,我感到他胯下那灸熱的器物抵在我的東西上一個勁的磨蹭,身體也漸漸熱起來。

悶油瓶突然間嘶啦一聲扯開我胸前的襯衫,鈕扣啪的全給扯脫了。胸口一涼,胸前肌膚完全暴露在夜晚微涼的空氣之中,然後那雙長了粗繭的手就開始在我胸口游移,還不時輕捏我的乳尖。這令我更為驚慌失措,雖然沒了初吻,但他娘的總不能連貞操都不保!我發狠在悶油瓶頸窩用力咬了一口,他嘶的倒吸一口氣,手上動作也緩了下來,我趁機拿肩膀用全身氣力撞開他,沒命的逃開。

可悶油瓶是誰?他可是縱橫本國各大小凶斗予取予攜無往而不利,連千年粽子都要給他下跪的啞巴張﹗他一下半轉身就拉住我手臂扳到後背,並把我整個人按的趴在地上,然後拿膝蓋抵著我後背,用全身重量壓住我。我痛的低聲嗚咽,胸腔的空氣幾乎全被擠掉,出氣多進氣少,完全失去反抗能力。

「聽話,會讓你舒服的。」

「你丫的、快放開小爺……」胸口抵在地上,我只能淺淺喘著氣,好不容易才擠出一句話。我不敢想像他要怎麼讓我“舒服”,沒命的扭動四肢掙扎,只是在悶油瓶的壓制下完全是徒勞無功,活像隻甲殼被壓著、可憐兮兮撐著手腳的烏龜。

悶油瓶輕輕嘖了一聲,解下背後的黑金古刀抵在我的後背,這可把我嚇呆了,該不會是因為我沒順著他的意思,要把我就地正法吧﹖!我感到黑金古刀抵住我的脊樑,硌的我不得不挺直腰身,然後悶油瓶就抓住我兩隻胳臂,拿剛剛綁在黑金古刀上的繩子,把我兩隻手臂連同黑金古刀緊緊纏在一起。

整條胳臂連著黑金古刀給反綁在背後,嚴重影響我的平衡感,別說逃跑,連掙扎都沒門兒。悶油瓶三兩下就把我的褲子內褲扒掉,然後攔腰把我抱起,讓我坐在工作檯上。黑金古刀把我硌得只能維持挺胸收腹的姿勢,好像要請悶油瓶品嚐我胸前兩點似的。

「張大爺、張大俠,有話好說……」光著屁股坐在檯面上,那感覺真是說不出的彆扭。我急的眼眶發熱,扭著腰拚命往後挪。

「你剛剛咬了我,現在換我。」悶油瓶伸手摟著我的腰把我挪回原處,然後低下頭一個勁的嚙咬我的乳尖,並拿舌尖繞著打圈。另一邊他也沒晾著不管,用手指輕捏著搓揉,還不時輕輕拉扯。那從未嚐過的酥麻痠軟傳遍全身,我感到全身血液直往下半身衝,差點忍不住呻吟出聲,只得咬著嘴唇死命忍著。

「別再咬、咬了!」我實在不想示弱叫出聲來,於是抬腿去踹悶油瓶肚子迫他退開,但他好像猜到我要做什麼似的,正眼都沒瞧一下,輕輕鬆鬆的撈住我的腿。然後他蹲下來,捏著我的腳腕處,張口就咬下去。

「嗚嗯﹗」悶油瓶竟然咬我的……我的腳趾!這一咬我整個人都軟了,想要踹他的腿登時沒有力道。只見他由姆趾開始一隻一隻的咬著,還伸出舌頭舔舐腳趾之間的縫隙,雙手則抓住腳踝,於腳底和腳踝間摩挲,這讓我癢到不行,扭著腰想要把腿抽出來,但又無力掙脫悶油瓶的箝制。漸漸的,麻癢之中又好像帶點舒服的感覺,我不由得低哼著。直至五隻腳趾都帶著瑩瑩水光,悶油瓶開始往上輕咬,先是腳腕,再來是小腿內側,慢慢往大腿內側爬上去。經年不見天日的嫩肉實在不堪刺激,每咬一口都傳來觸電似的感覺,身體禁不住微微顫抖,分身亦不爭氣的開始抬頭挺立。

「吳邪,你這裡很敏感。」不知何時,悶油瓶已抓住我兩邊膝蓋打開我雙腿,並移至大腿根的位置。他拿鼻尖蹭著我大腿內側最滑嫩的一塊,濕熱的吐息全吹在那敏感的地方,而頭髮亦搔著我昂然挺立的分身,令我全身無法竭止的顫抖。

不一會,那灼熱的氣息就抵達我已然充血的位置,我只得羞澀的閉上眼,不去看那鮮紅的舌尖貼上我羞人的地方。可是一閉上眼睛,下半身的觸感變得更鮮明了。我感受著那一片濕熱溫潤從下而上移動著,先是掃過大腿間的雙囊細細的舔了一遍,再沿著軀幹往上爬,最後繞著尖端打圈。感受著那緩慢的動作和濕熱的觸感,我不由自主的在腦海裡勾勒出煽情的口交情景,嘴巴亦哼哼唧唧的不小心洩了些呻吟。

「啊﹗」悶油瓶突然間把我那裡全含進嘴裡,我腦袋轟的一片空白。下身被口腔的溫暖濕襦包覆著,一股陌生而舒服的感覺沿著脊髓直衝腦門,我想弓起身子,但身後的黑金古刀卻把我的身體拉的筆直,直叫我覺得彆扭難受。我低聲嗚咽著,那從未嚐過的強烈刺激迫得我拿雙腿亂蹬亂踢,踩在悶油瓶肩膀就要推開他。這一踩,悶油瓶居然真的鬆口了。只見他皺眉盯著我看,盯的我背脊冒出一股寒意。

難不成悶大爺嫌我打擾了他的興致,又要拿我怎樣嗎﹖

心裡才剛湧起不祥預感,悶油瓶突然間站直身子,把我抱到一旁的工作椅上。他先是讓我坐好,再伸手解開我背後的束縛。拿掉黑金古刀讓我身子一鬆,但在悶油瓶這條大蛇的盯看下,我這隻可憐的小青蛙根本沒有任何逃跑機會。下一刻,他就緊擢著我兩腕,把我兩手拉的越過頭頂,然後綁在工作椅的靠背。

「狗日的﹗快放開小爺﹗」我拚命亂蹬亂踢掙扎,希望最少能把椅子掀翻爭取逃走機會。可惜酸枝木製的工作椅煞是牢固,一點搖晃也沒有,而靠背的鏤空雕花更提供了方便的空間給悶油瓶把繩子綁個結實,不一會我雙手就再次失去自由。最後我只能絕望的看著悶油瓶悠哉悠哉的抓住我兩腿,大大掰開呈M字形,拿餘下的繩子一左一右的綁在椅子的扶手上。

「我們繼續。」悶油瓶湊到我耳邊輕聲說,右手慢慢往下滑,搓揉著我完全暴露在他面前的分身。

TBC

題目:盜墓筆記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