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山麒麟村370號麒麟療養院
盜墓筆記為主,院舍宗旨為讓重度麒麟控患者一起尖叫吶喊,釋放情緒緩減精神問題
《生活情趣》(一)
張起靈最近很不對勁。

我抱著枕頭在床上滾來滾去,思緒不由自主的馳騁天外。

不經不覺,同居生活已經過了快兩個月,剛開始時確實是如膠似漆,晚上的床上活動自然少不了,就算是在大白天,一個不經意的摟抱也能天雷勾動地火,一發不可收拾。雖然心裡面知道這樣放縱自己也不大妥當,可是每每在張起靈灼熱的注視下就身子發軟,任他為所欲為,害我這個月幾乎都直不起腰。

然後問題來了。最近這半個月,如膠似漆的同居生活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雖然摟摟抱抱親親嘴兒的次數如常,但提槍上陣的次數卻急劇減少了。以往,晚上關了燈睡覺時,每當張起靈那雙大手習慣性的從背後環上我的腰,把我鎖進懷裡之後,往往會從耳鬢斯磨演變成啃咬脖頸,然後又翻雲覆雨把我吃乾抹淨。現在卻一反常態,在摟摟抱抱的一番溫存之後,他會給一個親暱的晚安吻,然後就翻過身去背對著我睡覺,害我覺得好失落。

而且還有一件奇怪的事。

張起靈除了跟天花板培養了深厚感情之外,現在還開始跟洗手間培養感情。

上洗手間什麼的每個人都有需要,一點也不奇怪。奇怪的地方在於,張起靈他每兩、三天總有那麼一次上廁所上的特別久。而且在那之前,他會把培養感情的目標從天花板轉移到我身上。他會直直的望著我,漆黑深邃的眼底下忽明忽暗的閃著難以言喻的光芒,看的我心裡毛毛的,幾乎都要出白毛汗的時候,他就刷的站起來往洗手間移動。我試過在張起靈待在洗手間很久的時候敲過門,問他有沒有事,他隔了一陣子才悶悶的「嗯」了一聲算是回答,都不知道是說有事還是沒事。

我輕嘆一聲,把頭埋在枕頭裡。

是說張起靈已經厭倦了平凡的居家生活了嗎﹖的確,對以往縱橫各大小凶斗無往而不利的倒斗界一哥來說,現在要他待在小小的杭州當個居家男人,實在是屈就了。可是我怎麼也不想他再過回以前那種把頭別在褲腰帶的倒斗生活,一次又一次的分別,我的心臟實在負荷不來。現在好不容易才撿回這只又再格式化的、帶點瑕疵的悶油瓶子,說什麼我也不要放手了。

還是說,張起靈厭倦了的,是和我在一起的生活﹖厭倦的對象,是我?

想到這裡,心裡無比糾結,再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自個兒胡思亂想也不是辦法,我決定給胖子掛個電話。電話一接通,聽到胖子的大嗓門,心裡不由得感到一陣溫暖。始終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一聽到聲音就想到以前的種種經歷。

跟胖子東拉西扯的聊了一會,聽他說最近在北京的生意如何,入手了什麼了不得的明器等等,再不經意的切入正題。

「胖子啊,你老是人生的前輩,有件事想跟你請教。」

「老你妹,胖爺我怎麼看怎麼年輕。有屁快放。」

「是是是……就我……我有個朋友,最近跟他那口子住在一起,可是才住在一起沒多久就好像沒了當初的熱情……」

話都還沒說完,胖子就用誇張的笑聲打斷了我。「咋地,你跟小哥生活不協調嗎?」

他娘的死胖子你這真相帝!非得講出來不可嗎?!

我當下乾笑兩聲。「就說是朋友了嘛,你老人生閱歷和相好都比我多,說到給意見什麼的我第一個就想到你……」

幾頂高帽子扣下去,胖子也樂呵呵的。「得了天真無邪同志,把你“朋友”的事講給胖哥哥聽,胖哥哥幫你解惑。」朋友二字還要特別加強語氣。

我心裡直問候王家祖宗十八代,嘴裡吞吞吐吐的把事情講了個大概。胖子聽完一直止不了笑,到我說要把他放在我這兒寄賣的玉珮丟進馬桶沖走,他才喘著氣的說:「我說天真無邪同志,你家小哥會不會不行了?」

「他娘的你才不行﹗你全家都不行﹗﹗﹗」我氣的把聲量提高了八度吼回去,渾然不覺自己也把“朋友”這個掩護屏障丟到外太空了。「小哥他不行的話,全世界沒有一個男人是行的﹗」

「行行行,你的男人最行得了吧。」

「你他娘的認真點好不好﹖快給我一個說法﹗」

「我說天真,你自己也是男人,男人愛追求新鮮感你又不是不知道。」

「可是小哥不是這種人……」我遲疑地說。君不見他對天花板的愛有多堅貞不移。

「悶聲不哼的人才是最危險的。」胖子笑說。「你又猜不透他心裡想什麼,哪天他有外遇了還要等他告訴你咧。」

我無語。

「胖爺就一句話,不要以為小哥會永遠留在你身邊,你想留住他,自己就要多花點心思。」

再跟胖子敷衍了兩句就匆匆掛線,講過什麼都不記得了。”不要以為小哥會永遠留在你的身邊”,這句話深深撼動了我。我無力的趴在書桌上,漫無目的地按著滑鼠逛網頁。

花點心思嗎﹖我一無人生閱歷二無戀愛經驗,跟客戶打交道自是得心應手,可是在張起靈面前總是傻愣愣的,別說哄他高興,沒作出什麼丟臉的事已經是萬幸了。

按著按著,無意中進入了一個網上購物網頁。看到網頁上的商品,我心中一動。

TBC

題目:盜墓筆記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留言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