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山麒麟村370號麒麟療養院
盜墓筆記為主,院舍宗旨為讓重度麒麟控患者一起尖叫吶喊,釋放情緒緩減精神問題
《晝想夜夢》(三)
這一夜,我沒來由的感到心情鬱悶,在床上滾來滾去也睡不著,便捎著黑金古刀離開了房間。我不想好像前天晚上一樣在後園裡餵蚊子,於是靠坐在廊間通往後園的落地移門窗旁邊。晚上為免蚊子飛進來,移門窗是關起來的,銀白的月色映照在窗櫺,在地上留下一格又一格淡淡的影子。我點了煙,抱著黑金古刀坐在地上,靠在窗旁抬頭望月沉思。

麒麟很快便發現了我,不曉得是否見我懷裡抱著東西,牠這次沒有跳到我大腿上,而是靜靜坐到我旁邊。才不過相處了幾天,我已經像其他溺愛自家寵物的飼主一樣,把動物當作是聊天對象般跟牠講話,見麒麟坐在旁邊,我就伸長手臂,邊搔著牠下巴邊跟牠「聊天」。

「麒麟你也睡不著麼?來,給你看個好東西。」

我把懷裡的黑金古刀平放在地上,再把刀自刀鞘拔出。這刀也著實沉重,我費了好大的勁才拔出了一半,於是就這麼放著,並用指尖順著刀身上的菱紋來回撫摸。

「若不是被那個人搶先一步,這龍脊背本來應該是屬於我的…」思緒飛馳,我回想起在三叔家門前和悶油瓶相遇的一刻,總覺得冥冥之中好像有股力量把二人拉在一起,那一刻彷彿兩個齒輪開始咬合並旋轉…「想當初看那傢伙的背影也沒怎樣,沒想到在山東相處下來就受不了,那副冷淡的嘴臉真是特☆討☆厭☆…哎…麒麟你別蹭過來,小心給刀弄傷…哎唷他娘的幹麼抓小爺…」

莫名奇妙的給麒麟撓了幾把,我用力壓著牠的脖子,好不容易讓牠平靜下來,便深深吸了口煙。

「這刀的主人不知道救了我幾次了…」我吐著煙,逕自低語,這時麒麟已挪到我的正前方,動也不動的盯著我看。我自顧自的說著與悶油瓶之間的一點一滴。「在七星魯王宮裡的他雖然既神秘又冷漠,但在西沙海斗再遇,當他看我拿口水當作爽膚水唬弄胖子時,那彷如冰山溶融化的微笑,讓我看到了埋藏在啞巴張這冷漠面具下的另一張臉。其後險死還生的冒險,他更是一次又一次的擋在我前面…」也他娘的一次又一次的在我眼前消失。

早已下定決心與你生死相隨,也對你承諾過你要是消失,至少我會發現。每一次的不辭而別,都好像在我心頭挖掉一塊肉,空洞洞的感覺總是揮之不去,可是對你而言這一切都不值一提是吧…想著想著,眼裡就蒙上一層水氣。

本來還像布偶般靜靜蹲坐著的麒麟,這時伸出了前爪搭著我撫摸黑金古刀的手,「喵~」的叫了一聲,我不由得睜大眼睛。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麒麟發出叫聲,而牠看我沒有反應,又再仰起頭向我「喵喵~」的叫了兩下,彷彿是要安慰我似的,看的我破涕為笑。

「唷,原來你不是啞巴。」我抱起麒麟,牠卻顯得有點焦急的扭動著。我把臉湊過去,兩隻前爪便巴答的搭在我臉頰上,並伸長脖子一個勁兒舔著我還帶點濕潤的眼角,濕濕暖暖的感覺直暖透心裡。看著麒麟那人性化的表現,我笑的瞇起眼睛。「謝謝你…」

晚上睡的不好,早上頂著兩個黑眼圈,被奶奶唸了很久,說什麼生活作息不正常又睡眠不足才長的那麼瘦,非要把我養胖不可云云,聽的我啼笑皆非。

「奶奶你捏捏,我肚皮都長這樣子了,還要把我再養胖點是要牽去宰掉麼?」

「這是虛胖!在杭州都只吃外食和快餐是不?一點也不長肉!」奶奶邊說邊狠捏我的腰,我只得嗷嗷叫著說一切都依她旨意。本來潘子押我回來的目的就是要我好好放鬆,我便順著奶奶的意思過那豬一樣的生活,午飯後自動自覺回房補眠。

神出鬼沒的麒麟今天卻一反常態,從早上起就一直黏著我,這時還不住在我腿間徘徊磨蹭,毛絨絨的觸感怪癢的。這與平日不同的表現我看著覺的好玩,一時興起便把牠抱進房裡。

長沙的夏季酷熱,下午日正當空,室內更是暑氣逼人。還好老家旁邊種了不少樹,有樹蔭擋著灼熱的陽光,打開窗戶還有絲絲涼風吹來,不然這午覺也不用睡了。我讓麒麟趴在枕頭的另一邊,然後脫掉上衣光著上身,下身只餘短袴便跳到床上。

「喏,麒麟,陪我睡午覺。」說著便扯來薄被隨便蓋在身上。

麒麟趴在枕頭上顯得渾身不自在,當我一躺下來,牠就咻的鑽到我頸窩間直往我身上靠。滿身是毛的小傢伙搔的我脖子癢癢的,既悶熱又不自在,但又帶著一股令人莫名感到安心的氣息,彷彿是那個人髮稍的味道,聞著聞著便進入夢鄉…

矇矓間,我感到有個重量壓在身上,我想爬起來,但身體卻軟綿綿的使不上力。

這是傳說中的鬼壓床麼?我連倒斗時都沒遇過鬼,在老家反而遇到了?可是明明在自家老宅,哪會有祖宗們壓自己的兒孫啊?!

腦袋還轉不過來,一個濕軟溫潤的觸感就印在唇上,沿著唇瓣來回舔舐,我更是吃了一驚。只覺那濕濡的觸感一路往下移,滑過下頷和脖頸,在胸前徘徊不去。身體久未經歷情事,對這似有若無的觸碰異常敏感,才那麼幾下已經壓抑不住呻吟。

「唔…」

情色的挑逗惹的我一個激靈。不是遇著色鬼了吧?而且那挑逗手法總覺得似曾相識…?我扭動身子,勉力睜開眼簾,入目就是伏在胸前的人頭頂上的髮旋兒。好像察覺到我的掙扎似的,只見他稍微抬頭,那略長的瀏海,蒼白的肌膚,玄黑的眼睛,冷漠的令人忍不住想揍他一頓的臉容…這不是悶油瓶是誰?!我驚的奮力抬起手,想要抓住他。

「小…」

「噓。」

話還沒說完,悶油瓶就抓著我雙臂,湊過來用嘴唇封住我的嘴。這久違的吻顯得狂熱而饑渴,從唇瓣至舌尖都被肆意吸吮嚙咬著,激烈的令人透不過氣。我死命推開這霸道的傢伙,但一下子就被他輕鬆制住,並報復似的加深了吮吻的力度。直至他鬆開嘴唇,我已經是整個人給他壓著,氧氣都被他抽光似的全身發軟。

悶油瓶留下的吻痕遍佈頸項鎖骨,最後依戀的舔舐著胸前兩點。我有很多話想說,想問這天殺的悶油瓶到底滾到哪裡去了,怎麼會突然出現,怎麼會知道我在長沙的奶奶家…可是話到嘴邊,卻全都化為軟軟膩膩的呻吟。

「嗯…小、小哥…」

胸前傳來陣陣酥麻痠軟,激的我扭著身子便要躲開,但卻被悶油瓶壓的動彈不得。終於待他舔過癮了,放過那已經被蹂躪的紅腫的兩顆茱萸,我才稍鬆口氣,但舌尖卻又沿著胸腹一路滑下去,惹的我全身顫慄。

「他娘的、給小爺好好…說話…」我睜著盈滿水氣的眼睛看悶油瓶,眼前的他益發顯得矇矓。只見他俐落的扒掉我身上的短袴,一下子就直奔主題,握住我那興奮不已的地方。我一個激靈,只能無力的抓著他的頭髮,任他施為。

悶油瓶含上我的東西,隨即捲動舌頭沿著軀幹滑動。溫暖濕濡的感覺太過刺激,我禁不住繃緊腳趾踢蹬著腿,床單也給踢的一片凌亂。唇舌緩緩往下移,開始輕嚙著袋囊,悶油瓶的手亦沒閒著,緊握住軀幹緩緩捋動,指間的厚繭摩擦敏感的地方帶來更大的刺激,令我頭皮發麻,不由得反弓著腰抗衡那潮水般的快感。

「別、別這樣…嗚…」

悶油瓶突然間一口含著袋囊,捋動的速度亦猛的加快,我扺不住這雙重刺激,反手抓住枕頭,只覺眼前一白,便感到下腹間濺滿一大片溫熱的體液,全身虛軟並不住喘息…………

我倏的睜開眼睛,趕緊翻開薄被,只見褲腰不知怎的給扒下了少許,小兄弟也神采奕奕的露出頭來。麒麟則趴在我兩腿間,一個勁的舔著兀自冒出汁液的尖端和沾在下腹間的濁液,溫暖濕潤的舌尖帶來一陣陣的酥麻。

「麒麟!」我既好氣又好笑。這傢伙,見是白白糊糊的東西就當作是牛奶是不?我狠敲牠的頭,把牠趕下床去。

隨手拿衛生紙簡單清理一下,我自嘲的笑了。

我這是想悶油瓶想的作春夢麼?可是那舔舐的觸感卻又那麼真實…這幾天強自壓下的各種情緒紛至沓來,匯集成強烈的焦慮與掛念,我禁不住雙手掩臉。

「起靈…」

我好想你。

不能再等下去了。

TBC

題目:盜墓筆記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