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山麒麟村370號麒麟療養院
盜墓筆記為主,院舍宗旨為讓重度麒麟控患者一起尖叫吶喊,釋放情緒緩減精神問題
《閨房樂趣》(五)
背後傳來悉悉卒卒的聲音,我稍為轉過頭來,就看到悶油瓶正在脫掉衣服。猙獰的藏青黑線條已從左肩蔓延至腰身處,腳踏火燄的兇猛麒麟似要騰空而起。其實我非常喜歡這麒麟紋身,除了因為線條古拙優美,還因為它活脫是悶油瓶的代言人。就算這傢伙再悶騷,只要胸前的麒麟一跑出來,我就知道這悶油瓶子已經不再淡定。想著想著我不由得笑了,也惹得悶油瓶在我屁股處狠狠捏了一記。

「專心。」

我屁股吃痛,只得嘟嚷著把臉轉回去。手肘不能伸直,我只能整個人趴在床上,悶油瓶就抓著我的腰把屁股抬高,再次摳挖後穴,往下勾的手指為裡頭帶來不一樣的感覺,我低吟一聲,胡亂扯了個枕頭來抓住。待得悶油瓶挖夠了,他就俯下身,前胸緊貼著我的後背,邊舔咬著頸背邊輕聲說。

「吳邪,柴犬裝很適合這姿勢。」

我無暇搭理悶油瓶的調侃,他滾燙的肉刃正陷在我股間,還就著剛才那黏黏滑滑的一片狼藉,順著股溝上下蹭著,這種要進去又不進去的磨蹭,直叫我心癢難搔,恨不得他一挺腰就把我填滿。

「狗日的、別再、磨了……嗯……」

「告訴我,你想要什麼?」

「小爺才不要……」

「嗯?」悶油瓶摟著我的腰,一個勁的擺動下身加快磨蹭的速度,還不時以尖端輕抵穴口,極盡挑逗。我給他磨的雙腿發軟,只靠他撐著才勉強維持抬高屁股的姿勢。

「哈啊、不……」

「說你想要我。」那灼熱的東西突然間輕輕探進穴口,我輕呼一聲,但那挨千刀的悶油瓶卻又馬上再抽出去。如是者進出幾次,裡頭給他撩起的那團火都可以把我燒成灰了。身體不由自主作出誠實的反應,我使勁擺動腰,想要把他的東西擠的更深入,但他也用力抓住我的腰不讓我得逞。

這妖孽,生來就是要剋我的。

「我、我他娘的、想要你啦……」我把臉埋在枕頭裡,悶著聲音說出平日絕不會說的話。「快……進來……」

下一刻,悶油瓶就擢住我的腰,伴隨著我壓抑的嗚咽,把他那硬到不行的巨大緩緩擠進來。

這回事無論做幾次都一樣,他娘的痛的我死去活來。我噙著淚花,儘量放鬆身體去配合悶油瓶。淚水滑過臉頰,再給枕頭吸去,不一會就把枕頭沾濕了一大片。我感到入侵後穴的東西在跳動著,而且還在溫熱的甬道裡脹大了幾分。悶油瓶沒有急著要動,而是幫著我放鬆,他彎下腰在我背上落下星星點點的吻,並緊握我的東西使勁捋動,我全身上下都隨著他的動作而顫抖著,不一會就給他搞的我裡面酥癢難耐。埋在甬道內的滾燙肉棒傳來炙人的灼熱感,沿甬道直燙到身體深處,忒地折磨人,我不由得難耐的扭著腰。

「可、可以了……」

「嗯……」悶油瓶低低回應一聲,腰一挺就開始抽送。我看悶油瓶也憋了很久,才開始沒多久就抓住我的腰猛力搖晃,柴犬尾巴一直搔著腰椎後臀,怪癢的。我忽然想到那毛茸茸的尾巴可能會在抽送時給沾的濕濕黏黏,就緊張起來了。怎麼說也是安親班的東西,弄髒了也不知道要去哪裡買回來賠人家,再說……這是歡好時弄髒的……被人知道了的話,讓我跳進西湖死一死好了。

「起靈、哈、你悠著點……唔!」我抱著枕頭,勉力轉過頭去叫停背後那隻兇猛的麒麟,但下一刻就給他扯著項圈,來一記激情的喇舌。這麼俯下身來舌吻,胸口下腹都覆上我後背,柴犬尾巴夾在腹背之間,我幾乎可以想像尾巴會給壓的有多杯具了。

這悶油瓶也是憋的獸性大發,把我上半身都壓的俯伏在床上,只餘給他支撐著的屁股高高翹起,並像打樁一樣往下撞。獸交的姿勢的確很能激起原始的慾望,就連給壓在下邊的我,也不由得想要悶油瓶挺的更深入。於是我就著他每個動作,在他挺進時儘量放鬆下身,抽出時就死命夾緊,盡我所能去配合他,而悶油瓶的呼吸亦越發粗重。

「嗯、哈啊……嗯?」悶油瓶突然間摟著我的腰坐了起來,我也順理成章的換成坐在他懷裡的姿勢。他摟著我的腰,邊舔咬著我的耳廓,邊用氣音說。

「吳邪,你自己動。」

「不、不行……」剛剛一番折騰,我實在沒啥力氣去作主動了。但悶油瓶已經托著我的屁股,著我抬起腰,我只得換成半蹲的姿勢,一下一下的動著。雙手被綁著無處借力,我只靠下身使勁動著腰,才沒動幾下就覺得腰痠腿軟,軟軟的靠在悶油瓶懷裡。到後來幾乎都是悶油瓶幫著我動,他邊扶著我的腰,邊托著我的屁股,把我托起來再放下去,我就在他擺佈下持續律動著。這種背後騎乘的姿勢著實有夠羞人,我低下頭就看到自己昂首挺立的分身,泪泪然流出汁液,還隨著上下律動的節奏而不住搖晃。我不由得想合攏雙腿擋住這羞恥的場景,但悶油瓶卻從後探出手來,分別勾住我兩腿腿窩用力掰開,於是我兩條腿就這麼掛在悶油瓶臂彎,整個人隨著他擺動腰的節奏大幅度的晃著。

「起靈、起靈……我不要、不要了……」這樣給悶油瓶搖晃著,就好像坐雲霄飛車般巔簸,我整個人快要給他搖得散架了,只得嗚咽著叫停。悶油瓶就把自身抽了出來讓我仰躺著,拿枕頭墊在我腰間,然後抓著我兩腿擱到肩膀上就要開始抽送。右腿擱在那令我著迷不已的麒麟紋身上,就好像踩著神聖的神獸做著淫穢的事,有種強烈的反差。仔細一想,看起來一副與慾望二字沾不上邊、但又正壓在我身上跟我幹那回事的悶油瓶,反差度也蠻驚人的……

下一刻,悶油瓶就壓下來,一下貫穿到最深處,把我壓的幾乎折了腰。在那令人喘不過氣的猛烈抽送間,埋在體內的肉棒不斷頂撞在那個點上,強烈的快感刺激的我下半身肌肉一抽一抽的,腳趾都痙攣屈曲著。無可否認悶油瓶的技巧真不是蓋的,不曉得是於悠久生命中刻畫在肉體裡的記憶,還是這個阿宅在閒時瀏覽網頁所學來的技巧……

容不得我走神,悶油瓶又再伸手搓揉我那裡,我只得嚶嚶嚀嚀的睜著盈滿水氣的眼去看他。他伸手壓住我肩膀,整個人覆上來,一副要把我往死裡操的樣子,那雙墨黑如黑曜石的眼睛,直直的盯著我的臉看,觀察我的反應,只要有某個動作惹的我洩出呻吟,他就會不依不饒的直往那裡撞,搞的我無法壓抑,在他身下一個勁的浪叫著。

我放軟身子,隨著悶油瓶的律動一下一下的晃著。雙手被綁著不能用手抱他,我就下意識的把腳挪到他腰間,用腳勾著他後腰,這樣一來悶油瓶更是卯足了勁作最後衝刺。

結果我也沒辦法支持到最後,迷迷糊糊的只感到悶油瓶緊緊抱著我,我在他懷裡無力的抖了一下,好像有洩了那麼一些,然後就累的人事不知了。

* * *

當我醒過來時,已經是第二天中午。我動一下身子,發現綁在身上的東西已經拿掉了,黏黏答答的痕跡也給清理乾淨,還套上了乾淨的內褲——雖然是小雞式樣的——。我瞄了擺在床邊的東西一眼,狗日的,昨晚翻來覆去玩了各式姿勢,尾巴的確是給玩壞了。我只好伸手摸來手機,邊揉著腰邊打電話去賠不是。

「哈哈,被孩子拿去玩了?」

「哈哈哈,沒有啦,我這麼點年紀,哪來的孩子……」我乾笑著。

「說什麼傻話,你這年紀,孩子沒一雙也該有一個了。」

是呀,那挨千刀的大孩子,還躺在我旁邊,摟著我的腰睡的正香咧。

「沒關係,那尾巴不值幾個錢,柴犬耳朵也不用拿回來了。」朋友在電話的另一頭繼續說。「我這邊還有兔子耳朵,你下次過來時拿去用吧。」

我忽然覺得圈住我的手臂一緊。

這挨千刀的悶油瓶,一定是聽到電話另一頭的聲音……

「除了兔耳,還有貓耳喔。」

「我說……動物耳朵什麼的、我在安親班用完就還你吧。」我不由得全身僵硬,講話也結結巴巴。「我怕弄丟,不、不用拿回家了……」

「沒關係,這些動物套裝我多的是,你拿回去,還可以讓你家孩子開心一下,哈哈……」

他娘的,再把那些有的沒的帶回家的話,鐵定又會被迫戴到頭上,外加被吃得連渣都不剩。

「就跟你說我家沒有孩子了,不用……唔?!」

冷不防給躺在旁邊的悶油瓶捂住嘴,手機也給他奪了去,我正要掙扎著推開他,他已經一個翻身把我壓在身下,整個人被他制住,一時間動彈不得。

「喂喂?」

「不好意思,剛剛手滑了一下,手機掉了。」悶油瓶模仿我的聲音語氣,若無其事的接著說下去。「那我不客氣了,下星期就先跟你拿兔耳吧。」

「唔、唔唔!」我手腳並用的要推開悶油瓶,但他紋風不動,而且捂著我嘴巴的手摁的更緊,我覺得幾乎要歇菜了。直至悶油瓶結束了偽裝的把戲,掛斷電話,他才鬆開對我的禁錮,我趕緊拚命大口喘氣。

「你﹗」

「吳邪,我想看……」墨黑的眼睛還是一貫的淡定,但眼底隱隱閃著晶亮晶亮難以言喻的光芒。

他娘的,下星期六曠課好了……

END

題目:盜墓筆記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