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山麒麟村370號麒麟療養院
盜墓筆記為主,院舍宗旨為讓重度麒麟控患者一起尖叫吶喊,釋放情緒緩減精神問題
《白玉指環》(二)
胖子和潘子站在兩旁,那盯著我看的表情啊,就好像看到一個行將就木的人。我心裡吶喊著誰都好拜託過來把我拉開,可是嘴裡卻柔聲說︰「旁邊的奴材別騷擾本郡主,不然本郡主就自剔。」說著還伸手握住悶油瓶拿黑金古刀的手。悶油瓶好像怕真會把我傷了,把手挪到身後。

我們以曖昧的姿勢僵持了好一陣子,悶油瓶終於開口。

「怎麼陪?」

「陪本郡主去玩去逛,去看看現在這世界變成什麼樣子。」圈住悶油瓶的手終於稍為鬆開,我也暗鬆一口氣。「啊,人家沒有身體,只能暫時借用一下吳邪的囉。」

「會不會對吳邪有影響?」

「不會,他還聽的到你們講話。吶~小哥你叫什麼名字?」

「……張。」

「嘻嘻,怕告訴本郡主真名,把你的魂也叫去麼?」“我”笑了開來。「也罷,張家小哥,要整天都陪著本郡主哦。」

郡主批准胖子他們把已經放進兜裡的東西都帶走。不用做白活,胖子的表情也沒那麼哀怨了。待得胖子他們收拾好東西,“我”就親昵的牽著悶油瓶的手要離開。

「我說胖子,你道之後小哥會拿小三爺怎樣?」潘子跟在後頭小聲說。

「可能會比女鬼附身更慘吧……」

好不容易出斗了,我們趕緊上路回杭州,看有沒有解決眼前困境的辦法。

『本郡主在白天時能力好像比較弱,肉體的主導權先還你,但你還是得依本郡主的意思。』

所以,我在白天可以做回自己,只是腦裡還是會聽到郡主的聲音;而在晚上,雖然意識清楚,但身體卻完全受到郡主的控制。不斷的腦內對話讓我了解到郡主的生平,而我也在時而受到控制,時而獲得自由的狀況下,斷斷續續的跟他們說了郡主的事。

郡主名瓔珞,自幼愛看俊男,還聲稱不要為一棵樹而放棄整個森林,誓言終身不嫁云云。她父親大怒之下,遣她去西域和親,於是她被迫遠嫁吐蕃。而那邊的男人都長的濃眉大眼,滿臉虯髯,著實食不下嚥。沒帥哥可看,郡主居然就鬱鬱而終了。她父親自覺對她不起,於是把她送回中原厚葬。

戴在手上的白玉指環怎麼拔也拔不下來,悶油瓶說那可能是瓔珞控制我的媒介。我只能哀嘆那時候真的給鬼迷了心竅,把金剛箍戴到身上了。就不知道郡主大人為何偏偏選中我,要選帥哥也應該選悶油瓶才對,難道小爺長著一張帶賽臉比較好欺負?!我問她為什麼,她卻笑而不答。

白天的自由時間對我來說也是種折騰。晚上我是意識清醒的,“我”對悶油瓶各種親昵舉動還歷歷在目,害我白天時尷尬的不敢直視悶油瓶的眼睛,左一句抱歉右一句不好意思,還巴不得遠遠躲開他,可是這樣一來瓔珞又不依了,在我腦裡直喊著要我跟悶油瓶走的近些……在與悶油瓶形影不離的狀態下,好不容易終於回到杭州,我趕緊回西泠印社安頓好。

幸好臨近春節,我出門前早就讓王盟放假回家,不然也不知道要怎樣蒙混過去。我還掛了電話通知雙親,瞎掰說感染風寒什麼的,除夕就不回去了,過幾天再回家拜年。

「不行,附近的廟祝啊道士啊也休息了,都說要等過年後才辦公。」胖子跟悶油瓶說。「我看郡主也沒有對天真不利的意思,今天都廿九了,忍耐幾天過了新年再處理吧。小哥你再遷就她一下。」

「嗯。」悶油瓶無可無不可的應了一聲。

胖子在我身上掛滿從道觀拿來的、又黃又紅的符咒,說是權宜之計,死馬當活馬醫云云。不過很明顯一個屁用都沒有,還給瓔珞狠狠嘲笑一番。

瓔珞得知快要過年時非常興奮,一直吵著要出去辦年貨。腦裡聽著瓔珞的指使,我只好苦著臉央悶油瓶陪我一起出去逛。

街上的店舖都在作最後衝刺,熱烈的叫賣著,一片喜氣洋洋。瓔珞第一次走到鬧市,一切都很新鮮,在我腦裡不斷發問,我也喃喃自語的給她解說,間中把聲量提高些,讓悶油瓶聽到我們在聊什麼。只是,滿足過好奇心之後,這郡主大人又要我牽著悶油瓶的手去逛了。

「小哥對不起,麻煩你忍耐一下。」我哭喪著臉,經過一番腦內討價還價,最後跟瓔珞達成協議。我戰戰兢兢的拉著悶油瓶的衣角,就當作是牽著了。

跟悶油瓶一起在鬧市逛街這種新奇體驗,有種說不出的彆扭,而且我正處於超現實的不正常狀態,實在很怕會惹悶油瓶不滿或討厭,於是一路上無論做什麼事,我都先跟他說“不好意思”、“對不起”,最後連瓔珞都諷刺說我婆婆媽媽的像個娘們。

「吳邪,你討厭跟我一道走?」

「其實並不討厭……不對,怎麼會討厭,大過年的小哥還特意陪我,我高興也來不及……只是怕麻煩了小哥。」仔細一想,能夠跟悶油瓶獨處——好吧,現在這狀況也不算獨處——應該說,能夠在日常生活裡跟悶油瓶待在一起,其實我挺高興的。

悶油瓶聽完之後,瞇了一下眼睛。不知怎的,我覺的他這是在笑,而且是心情特好的笑。我看了也覺的心情一鬆,人也變得自然了。我鬆開衣角,伸手輕輕抓住悶油瓶的手臂。悶油瓶微微睜大了眼睛,好像有點驚訝,但也沒有掙開我的手。

嘛,我也只是怕人太多會走散而已……

『噗。』我聽到瓔珞噗哧一笑,輕輕的說︰『一個呆一個悶。』

該買的東西都買了,我們趕在太陽下山前回家。趁著還有自主權力,我要小哥先回去休息一下。

「不好意思再麻煩小哥了。你鎖上門,再把鎖匙帶走,晚上我待在家裡應該沒問題的。明天再麻煩小哥吧……」

「……有事打我手機。」悶油瓶拿紙筆寫了手機號碼給我。我很驚訝他居然有辦手機,如果是平日,我已經興致勃勃拿他的手機來玩了,只是現在給折騰的沒那種心情。而悶油瓶亦按照我說的去做,鎖好門就離開了。

整個過程瓔珞都沒說什麼,只是在我腦裡一個勁的嬌笑,我不禁打了個寒戰。可是,我實在不好意思再麻煩悶油瓶,想說把自己鎖在家裡一個晚上應該沒問題才是。

事實証明我真的大錯特錯,那妮子要整我,辦法可多著。

晚上瓔珞很安分,在我腦內指示下興味盎然的研究各種家電,還對電視機特別感興趣。只是她堅持要去洗澡時令我尷尬的很,最後也只得閉上眼豁出去了。

不過,好戲還在後頭。過了半夜,瓔珞突然間打開窗戶吟詩。

「攬袴輕紅出,廻頭雙鬢斜,懶眼時含笑,玉手乍攀花,懷猜非後釣,密愛似前車……」他娘的,如此色情的南朝宮體詩還要以男聲用力喊出來,我幾乎要吐血。聲音在寧靜的小區迴盪著,迅即達至擾民程度,聽到左鄰右舍打開窗戶叫罵,我已窘迫的無地自容,拚命哀求瓔珞高抬貴手放我一馬。

「本郡主還沒玩夠咧。」“我”坐在窗邊,慢悠悠的開始脫衣服。「不曉得脫光光再爬出去會怎麼樣?」

『不要!我求你不要!!!』我哀嚎著。雖然公寓在二樓,爬出去也沒性命危險,可是全身赤裸的話……還讓不讓小爺活啊!

「那給本郡主把張家小哥叫來,本郡主不懂得用那個什麼手雞。」

我糾結了很久,終於默默垂淚,去撥悶油瓶的手機號碼。手機響了沒多久就接通了。一時間千愁萬緒不知從何說起,我對著手機說不出話來。

「……吳邪?」

「小哥、救我……」聽到悶油瓶的聲音,我幾乎是嗚咽著向他求救。

「……我現在過來。」

悶油瓶沒多久就出現了,這時我已給脫掉上衣,連褲子也給半褪下來,見到他如獲救星,顧不得自己衣衫不整就直撲上去。

「不好意思,再麻煩你一下下,我差點就給拎去裸奔……」

話還沒說完,我一個激靈。

「張家小哥,跟說好的不一樣喔,本郡主不是要你整‧天‧陪‧著‧嗎?」聲音仍是我的聲音,但卻換了個語氣,還整個人膩到悶油瓶身上。我又失去主導權了。「作為賠償,本郡主要你陪睡。」

『噢賣尷!這是把小爺往死裡推是不……』我心裡直淌著血淚,但一點辦法也沒有。

「好。」悶油瓶居然很乾脆的答應了,還把我打橫抱起,直直往睡房走。這這這簡直是超額服務,我既感動又尷尬又怕自己會不會太重,各種亂七八糟的念頭如煙花綻放。

「只是睡覺,不用脫衣服吧。」悶油瓶把我放到床上,抓來衣服幫我穿好,而“我”則欣然笑著,享受悶油瓶的服務。待得衣服都整理好了,就猛的把悶油瓶推倒在床上,大剌剌的鑽進他懷裡,還拉過他的手來抱住自己。

我覺的腦裡轟的一聲,一片空白,無法處理其他訊息……

悶油瓶任著“我”在他懷裡蹭,還主動收緊手臂,抱的更緊。給悶油瓶抱在懷裡,鼻腔裡都充盈著他的氣息,我彷彿整個人都軟了,感到說不出的舒服。耳際傳來悶油瓶平穩的心跳聲,更好像有著催眠作用,不一會眼皮就越來越重。我突然覺得,其實我一點也不討厭接近悶油瓶,相反還有點期待。

『嘻嘻,天真無邪。』迷迷糊糊的聽到瓔珞的聲音,我搞不大懂她的意思,也沒心思去細想,沉沉睡去。

於是就這樣過了波瀾壯闊的一天。

TBC

題目:盜墓筆記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